日美欲强化太空军事合作 监视中俄卫星

2019-05-15 16:17:39 参考军事

参考消息网5月15日报道 日本《东京新闻》5月14日报道称,日本防卫省确定将在2022年度之前成立百?#26031;?#27169;的航空自卫队“太空领域专门部队”。其工作地点计划设在航空自卫队府中基地(东京都府中市)。为强化日本自卫队与美军在太空领域的合作,航空自卫队拟派遣联络官常驻位于美国本土加利福尼亚州范登堡空军基地的美军太空作战中心。

除了对人造卫星构成威胁的太空垃圾外,“太空领域专门部队”当前的主要任务还包括实时监视中俄以及不明国籍的人造卫星动向,并对计划新设在山口县?#27597;?#24615;能陆基雷达等搜集的数据进行分析。日本监视系统将与美军系统关联,与美军共享相关情报。

报道称,关于该专门部队,日本防卫省将根据今后对美合作等工作量的变化,考虑是否在百?#26031;?#27169;基础上进一步增加人员。

资料?#35745;?#20301;于范登堡空军基地的美军太空作战中心。(?#35745;?#26469;源于网络)

日媒认为,空自之所以向美空军基地派遣联络官,是希望从美方吸收太空领域核心技术。而?#26434;?#32654;军来说,可能也希望通过与日方合作能有助于强化其对太空的实时监视机制,对抗积极推进太空利用的中俄。

报道称,日本政府在2018年末制定的防卫力建设指针《防卫计划大纲》中,将太空与网络和电子战一起定位为优先领域,提出努力构筑对太空的实时监视机制,强化能力以确保太空优势。

资料?#35745;?#26085;本防卫省装备的两种侦察卫星。(?#35745;?#26469;源于网络)

【延伸阅读】英专家:日本太空计划用“民用表象”掩?#21069;?#20840;意图

参考消息网5月8日报道 澳大利亚东亚论坛网站5月7日发布了题为《日本安全转向太空》的文章,作者为英国华威大学教授克里斯托弗·休斯,现将原文编译如下:

多年来,日本决策者一直为“技术民族主义?#20445;?#25351;自主开发和掌握核心技术——本网注)的缓慢消亡及其对国家安全构成的影响感到担忧。在采购防务装备的问题上,日本并未完全屈服于“买美国货”的要求,而是在寻找新方法来保持“技术民族主义”在其安全战略中的核心地位。

具体来说,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试图利用“技术民族主义”?#35789;?#29616;国家安全目?#27169;?#21516;时开发在外太空技术等领域的国际合作新途径,从而振兴和维持这一模式。

除了传统的国际合作外,日本正越来越多地利用实现“技术民族主义”的另一条道路——将军民两用技术应用于外太空。

图为日本部署的监视卫星示意图

日本的太空计划通常吸引的是对其民用设施的关注。但日本在太空的“民用表象”掩盖了如下事实:其许多迅速发展的太空计划也服务于为了国家安全的“技术民族主义”目的。大多数太空技术本来就是两用?#27169;?#36807;去20年,日本不断向其令人印象深刻的国家太空安全体系投?#30465;?/p>

太空在日本军事计划中日益重要的地位在许多政策措施中都有明显体现。2008年,日本国会通过了?#38431;?#23449;基本法》,使因防御性军事目的而利用外太空成为可能。这一新的法律推翻了日本国会于1969年通过的非军事?#25512;?#21033;用太空的原则。

自2009年以来,日本政府?#38431;?#23449;基本计划》的后续版本已公开承认为了安全而使用太空的必要性。日本的国家安全战略现在特别提到了太空与国家安全之间的联系。最新版的日本《防卫计划大纲》更进一步把太空定位为一个关键的战略军事领域。

日本已建造了大批可服务于军事目的的军民两用太空系统。从?#40092;?#32426;80年代中期开始,日本通过研发H-2液体燃料运载火箭,逐步开始研发民用太空发射能力。从?#40092;?#32426;90年代开始,这些行动延伸到为了“科学目的”而发射的M系列和“爱普斯龙”固体燃料运载火箭。固体燃料火箭很少仅为民用目的而研发。特别是“爱普斯龙”火箭被认为能搭载战术卫星等军用装?#31119;?#20855;备机动能力,可按需发射。

?#40092;?#32426;80年代末,日本提出建立国产情报搜集卫星星座的计划,这些卫星使用光学和雷达技术。日本政府认为这种卫星具备“多用途?#20445;?#20197;证明其引入是合理?#27169;?#20294;它们?#23548;噬鲜?#38388;谍卫星。

日本确保“技术民族主义”的首要原因是将其作为美日联盟中?#27597;?#26438;。太空能力为日本规避被美国抛弃增加了一种手段,同时它们又可以并入美国的系统,以巩固双边合作。

日本打造本土的太空能力也在某种程度上加强了防务自主性。即便正式的防务预算规模有限,日本自卫队仍能从“隐形”的军事太空预算中获益。当他?#24378;?#22987;利用太空来促进跨域行动之时,这将是一个优势。

与此同时,通过研发运载工具、再入系统及瞄准和传感器系统,日本?#20122;?#28982;获得了可用于洲?#23454;?#36947;导弹?#27597;?#31181;组件。?#28909;?#20170;后认为有必要,日本可以发展洲?#23454;?#36947;导弹能力,从而为自主核威慑提供支柱。

文章指出,这也就是说,日本的安全战略正进入太空时代。

(2019-05-08 13:14:23)

【延伸阅读】欲研发日本版GPS?日太空开发日益沾染军事色彩

参考消息网2月14日报道 据《日本经济新闻》2月13日报道称,日本政府在去年12月修订了确定太空基本政策的“宇宙基本计划路线图?#20445;?#26497;力主张将其与安保结合起?#30784;?#26377;关太空开发的技术,?#24378;?#23454;现军民融合的代表性技术。日本此前一直强调基于产业和科学目的开发太空,今后科学界面临如?#38382;?#20043;与安保领域平衡结合的课题。

“要与防卫计划大纲和中期防卫力整备计划结合起?#30784;薄?#21435;年底修订的“宇宙基本计划路线图”中,随处可见这样的表述。报道认为,从类似的表述中可见,日本政府打算紧密结合同一时期修订的防卫计划大纲等安保领域计划的态度。而此前在遥测领域,如情报侦察卫星、先进光学/雷达卫星等从太空搜集地球信息的领域,日本没有提出过有关安保的目标。

此次修订时,在用于日本版全球定位系统(GPS)的准天顶卫星系统项目中,追加了?#25226;?#31350;在防卫领域利用和扩大利用准天顶卫星系统”的内容,还在卫星通信/卫星播放、掌握太空状况、掌握海洋状况等项目中,增添了与防卫计划大纲和中期防卫力整备计划结合起来的内容。

?#35789;?#36335;线图中没有明确规定,?#34892;?#39046;域也被要求加强与安保领域的合作。

图为日本”艾普斯龙”火箭发射现场

1月18日刚刚发射成功的固体燃料火箭“艾普斯龙”也一样。固体燃料火箭可?#26434;?#20110;许多洲际导弹,有可能从太空开发用途转为军事用途。在三菱重工公司长年从事导弹开发的西山淳一指出,“让外国意识到,日本拥有随时可转用于防卫的技术,这一点很有意义”。

另?#29615;?#38754;,日本科学界对涉及安保的研究持消极态度。原因在于第二?#38382;?#30028;大战的教?#25285;?#24182;且在日本国内反对核武器的运动很频繁。代表科学工作者的日本学术会议2017年发表了“关于军事安保研究”的声明,指出,“围绕保持研究方向和秘密性问题,强?#19994;?#24515;政府对研?#31354;?#30340;工作加以干预?#20445;?#35201;求大学等机构建立起审查研究主题是否适当的制度。

日本2019年度预算的防卫费中,列入了部署太空垃圾监测系统的经费,预拨了900亿日元的太空相关防卫预算。

(2019-02-15 00:08:02)

【延伸阅读】日本拟新建太空网络战部队 日媒拿中俄反卫星战力当借口

参考消息网1月29日报道 日本《产经新闻》1月28日发表题为《在太空和网络领域建立统一部队》的报道称,日本防卫省正?#25945;中陆?#37096;队负责太空、网络和电波等新领域的防卫。这与传统上指挥陆海空3大自卫队的统合幕僚监部?#36963;?#21516;框架的部队,被定位为兼具司令部职能的“功能统一组织”。这将是日本自卫队首?#26410;?#35774;该组织。新部队将参照美军设立的网军等功能统一军事部门,强化在新领域的应对能力。

报道认为,防卫省创设新部队是根据日本政府2018年底修订的《防卫计划大纲》和《中期防卫力整备计划?#33539;?#37319;取的措施。为实现传统的陆海空和新的三大领域的融合,遂?#23567;?#36328;域作战?#20445;?#21019;设由陆海空自卫队员组成的统一部队。

《防卫计划大纲》明确指出,通过统合幕僚监部强化部队?#34892;?#36816;作态势。《中期防卫力整备计划》提出,采取必要措施建设有关新领域功能一体化运作的组织。根据这?#29615;?#38024;,新的统一部队以强化统合幕僚监部为基础而创设。

报道称,新的统一部队将以网络自卫队为原型,后者创设于2014年,是由陆海空自卫队员组成的统一部队。在统合幕僚监部指挥通信系统部的管理下,监控情报通信网络和应对网络攻击,为保持网络反击能力,将队员规模?#19978;?#22312;的约110人扩大至约1000人,在进行整编的基础上,列入统一部队。

统一部队还将具备利用电波进行电子战的功能。《防卫计划大纲》明确提出拥有使敌方雷达和通信系统无法发挥作用的能力,自卫队将引进可以攻击敌方武器电波的武器。防卫省将对统幕指挥通信系统部进行改组,将机构和队员转移至统一部队内。

在太空领域,为防范人造卫星遭破坏以及干?#35834;?#26041;利用卫星,防卫省将在航空自卫队内新设太空领域专门部队。因为必须与日本宇宙航空研究开发机构和美国等开展合作,防卫省?#25945;?#25972;编出集合三大自卫队队员的组织,列入统一部队。

防卫省?#25945;?#21019;设兼具司令部功能的统一部队,负责太空、网络和电波等新领域的防卫,是为了提高及时?#34892;?#24212;对能力,汇集情报以及实现统一指?#21360;?#22826;空、网络和电波等新领域技术在安全保障方面的应用急速扩大,防卫省干部称,“(这些领域)在战斗中将成为攻防的最前线”。可以说,防卫省此举也是根据新形势而采取的措施。

在新领域防卫中,关键是如何确保自卫队利用人造卫星和雷达等的传感器和信息通信网络进?#26143;?#25253;搜集与传达以及统一指挥的能力。如果不能确保这些能力,则传统的陆海空领域的三大自卫队部队和武器无法进行?#34892;?#36816;作,这正是新领域被定位为攻防最前线的原因。

对这些能力造成威胁的因素包括电子战和网络攻击。而敌方何时发起电子战和网络攻击不得而知,也是无形威胁。为尽早发现攻击征兆,重要的是汇集3大自卫队的情报进行集中分析,弄清事态。也有人指出,通过统一部队进行一体化运作,集中发挥作用,是?#34892;?#30340;做法。

报道称,创设统一部队的一个原因是,敌方采取复合攻击的可能性较大。近些年的局部冲突中,俄军被指进行?#35828;?#23376;战和网络攻击。中国也在强化电子战和网络攻击能力。在破坏卫星方面,中俄的威胁日益增大。敌人在新领域采用组合手法发动攻击,分散应对难说?#34892;А?/p>

?#36824;?#22312;电子战领域,海空自卫队已经装备搭载有电子战武器的飞机,陆上自卫队也决定新设电波作战部队。能在多大程度上将三大自卫队的功能并入统一部队的旗下,正成为日方需要面对的课题。

日本 “网络防卫队” 正在进行演练。 (资料?#35745;?

(2019-01-29 11:16:17)

?
热带动物园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