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月光着陆

2019-06-12 09:06:59 花火B 2019年4期

薄皮大馅

前情提要:素描课上,陆少爷撩妹手法升级,想代替热水袋给书翦取暖,不料,惨遭误会是“热水袋精?#34180;?#28595;洲邀请赛?#28909;?#22312;即,陆少爷不得不远渡重洋参加?#28909;?#23545;书翦说:“想把你捏成小人塞进口袋,一起带去澳洲。”

新年第一天,网球队的几个核心成员都没回家过元旦,留在学校要通宵给陆星江办欢送会。胡承的哥哥在大学城附近开了家清吧,一贯人气爆棚,还特地给他们在这种人满为患的节假日留了最大的包厢。

甫一进门,一帮人就开始疯狂地点单,秦晔和于海洋凑在一起看一份?#35828;ァ?#23567;秦同学时刻心系他们队长,抬头望向对面沙发上随意坐着的人:“队长!你要喝点啥?今天老胡付钱,我们好好宰他一次!”

陆星江眉头都没有皱一下:“两杯牛奶。”

外边儿大厅里,一片群魔乱舞的嘈杂声仿佛被突然隔断,包厢里出现了短暂的几秒空白的静默,秦晔揉了把脸,勉强恢复面部表情,咽了口口水:?#21834;?#19981;?#21069;桑?#38431;长,这么养生啊?#20426;?/p>

“队长喝旺财,还是特仑苏,我投特仑苏一票!”

“我娃哈哈AD钙奶不配有姓名吗?#20426;?/p>

胡承打断他们,笑得有点儿欠揍:?#28595;?#20204;这就不懂了吧,队长这是给我省钱呢,哪像你们一个个不做人。”

这么说着,他又转头?#26376;?#26143;江说:“老大,今天其实是我哥埋单,不用给他省。”

莫名就?#36824;?#19978;了勤俭持家名号的陆少爷,轻飘飘地抬了一下视线,言简意赅道:“喝多了,明天?#25104;?#19981;好看。”

在场其他人:“?#20426;?/p>

您老人?#19968;?#24819;怎么好看?

——直到第二天,双眼赤红、打着呵欠去机场送人,看见英俊得仿佛自带光源,不分年龄?#21592;?#22320;吸引了方圆几十米内无数目光的陆星江,坦然自若地帮面前的小姑娘整理好围巾,秦晔才终于明白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并且,他再一次对自己的定位有了清晰的认识——呵,一个无人关注、独自在角落默默燃烧自己、死?#33756;?#24471;悄无声息的电灯泡罢了。

元旦刚过不到一个星期,F大就进入了紧锣密鼓的期末考试周。因为考?#26196;?#23601;直接放寒假了,?#35782;?#25972;個校园里充满着一种名为“痛并快乐着”的氛围。

书翦她们寝室是传说中的?#25226;?#38712;三拖一?#20445;?#38500;了魏醒醒外,其他三?#35828;?#25104;绩都可圈可点,完全不用为考试担心。

时刻笼罩在挂科阴影下的魏醒醒同学,每天早晨都睡眼惺忪地挂在书翦的身上,让她把自?#21644;?#21435;图书馆:“呜呜呜,书宝,我下学期开始一定每节课都认真听,再也不临时抱佛脚了……”

哪怕矮了对方快一个脑袋,大力士书翦一边拖着她,还能一边腾出手来拿书:?#28595;?#19978;学期、上上学期都是这么说的。”

?#30333;?#21475;!杜甫大大曾经说过,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魏醒醒义愤填膺。

“嗯……话是没错,但这是李白大大说的。”

“啊,你怎么可以这么伤害一个美少女脆弱的心!”

书翦从书里抽出一张写满了?#22987;?#30340;纸,顺手塞到魏醒醒背包的夹层里,微微扬了扬嘴角:?#28595;?#32654;少女需要重点?#22987;?#21527;?#20426;?/p>

一路都软了骨头似的魏醒醒一瞬间双眸放光,立正站好,伸出双手按着书翦的双肩,严肃道:“我发?#27169;?#20174;今天以后,我魏某?#35828;?#36825;条命是你的了,不要不行的那种。”

书翦闻言,眉微蹙,咬了咬嘴边的软肉,慢吞吞地说:“这位同学,请你不要恩将仇报。”

?#21834;?/p>

所幸,教授们考虑到大家都想过个好年,手下留情,并没有出什么丧心病狂的?#28895;猓?#32771;试结束得还算顺利。

交了最后一科的卷子,书翦踏出考场,就听见身旁的魏姓诗人开?#23478;?#35829;现代诗——

“啊——天空是那么蓝,草儿是那么绿,魏醒醒是那么?#26434;傘?/p>

周围一圈人唰唰地把视线投过来,书翦哭笑不得,叹了口气,刚想给她捧场鼓鼓掌,身后却已经响起了掌声。

“好诗!好诗!”

是个男生的声音,而且意外地很耳熟。书翦扭头,看见一道高大壮硕的身影逐渐走近,黝黑的肤色在冬天也没有改善,脸上笑嘻嘻的,倒显得一排牙齿格外洁白。

?#25226;?#38271;?#20426;?#20070;翦有点儿诧异,?#28595;?#20063;刚考?#26196;月穡俊?/p>

来人是跟她有两个多月没见过面的体育部部长——周临。

“对啊,可算是结束了,再不结束,?#19968;?#20799;都要升天了。”周临伸了个懒腰。

他和魏醒醒都是不怕生、自?#35789;?#30340;?#23472;櫻?#20070;翦简单介绍两句,他俩就凑到一块儿了。难得遇到有人这么欣赏自己的诗,魏醒醒朝他一拱手:?#30333;?#22763;,有眼光!”

他谦虚地回礼:“女侠过奖!”

两人随即你一言我一句就“诗词在近现代的演绎与发展?#38381;?#19968;高深话题聊得起劲。

书翦走在他们的后面,眼睛?#36710;?#20102;隔着一张铁丝网的一行人影,最前面的那个高个儿娃娃脸,正手舞足蹈地跟身旁的人说着什么,拎在手里的网球拍随着主人一晃一晃的,一下子就勾起了书翦对某个?#35828;募且洹?/p>

考试的这几天,这一季的直播节目也结束了,为了专注于学习,她很少用手机,更没刷过什么新闻资讯,不知道他的?#28909;?#24590;么样了。这点儿紧张担忧,之前都被她埋在心里的某个角落,被无意地掩盖过去了,此刻挑起了一角,便很快蔓延,充斥着整个胸腔。

书翦?#20005;旅?#32466;手套,从书包里掏出手机,在搜索框里一个字一个字地输入:陆星江。

傍晚是上网高峰点,手机网速缓慢,搜索界面弹出来前,前面两个一?#36793;?#21501;呱呱个不停的活宝突然像是跟她的脑回路保持?#36865;?#27493;。

魏醒醒:“体育部有什么了不起,我们书书可是给陆少爷上课的人。”

周临脚步一顿,右手握拳,捶了一下左手掌心,恍然大悟:“我知道了!我说怎么有好几次好像看到学妹跟陆神在一起,看上去关系还挺好的……”

你知道个屁。

那是挺好吗?

那明明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站在智商制高点的魏醒醒冷漠地想。

周临却自以为掌握真相,猛地一转身,对着身后的书翦语重心长道:?#25226;?#22969;!你一定要好好教,等哪天陆神成了世界巨星,就在他的百度百科里写‘师承书翦,给我们都长脸了!”

一时激动,最后半句话,他还差点说出方言来。

书翦呆呆地应声:?#21834;门丁!?/p>

魏醒醒:?#21834;?/p>

你们那的人民的脑回路是都这样天生比别人缺根筋吗?

考试结束的第二天,书翦赶一大早的高铁回了C?#23567;?/p>

书父、书母为了迎接自家贴心的小棉袄回归,做了一桌子丰盛的菜肴,从剁椒鱼头到水煮牛肉,再到毛血旺,把菜里的辣椒籽串一串,差不多?#37096;?#20197;绕地球几?#31181;?#19968;周了。

客厅里的电视正停在体育频道,是书父之前看的,书翦甫一回到家,代表家中最高权力的遥控器就被书父乐呵呵地交到了她的手里:“?#32844;?#30475;了预告,今儿个英文频道放你最?#19981;?#30340;电影,?#23567;陡智?#24072;》还是《?#26234;?#26354;》的……”

书母嗤笑了一声,毫不留情地嘲讽道:“人家?#23567;陡智?#23478;》,我说,书?#35270;?#20320;也该补?#40723;?#20102;,赶明儿给你买箱六个核?#19968;?#26469;。”

“是、是、是,哪能都像我们林老师聪明绝顶。”书父倒也不恼,笑眯眯地四两拨千斤。

“长本事了,书?#35270;?#20320;是不是在暗示我头发少?#20426;?/p>

书翦不知道别人家的父母是怎么相处的,反正她家里这两位向来是小孩儿一样,天天拌嘴,但是越拌嘴,感情越好的那种。她觉着自己的吐槽功力大概?#33756;?#26159;耳濡目染、家学渊源。

不过,此刻,她整个?#35828;?#27880;意力都放在?#35828;?#35270;?#32842;?#19978;。

CCTV-5正在回播澳网?#28909;?/p>

上一场?#28909;?#21018;结束,?#32842;?#24038;上角预告了下一场的对战名单:Lu Xingjiang VS Kris Johnson(陆星江对战克里斯·?#24049;?#36874;)。

电视上的对决还没开始,餐?#25042;?#19968;边的一轮对决已经宣告?#33795;!?/p>

书父难得看到自家闺女对什么体育节目?#34892;?#36259;,颇为意外,和书母咬耳朵:?#38712;?#20204;宝贝是不是受了啥刺激,怎么看起网球?#28909;?#20102;?#20426;?/p>

书母扫了一眼电视,眼睛蓦地一亮:“别说,这小伙儿是中国的吧,还挺帅,跟个电影明星似的,?#35282;?#36234;精神,个儿高,腿也长。”

“喀喀,”书父试图拉回妻子的关注,小声道,“问你正事儿呢。”

“哎呀,你别整天担心这个、担心那个的,说不定,习习就是想学点运动项目强身健体,也没坏处,万一还能再长高点儿呢,谁?#38376;?#20799;随你。”习习是书翦的小名,来源就是“翦”字底下的两个“?#21834;薄?/p>

书母说着,双眼还盯着电视一眨不眨。

“不随我能长这么高吗。”书父?#20855;?#20102;一句,不小心被低头扒了一口米饭的书翦听得清清楚楚。

父女俩尴尬而不失礼貌地对视了一眼。

书翦同学无端被当成斗嘴的靶子,心上还被亲生父母扎了几道飞镖,痛心之下,很快地吃完了饭,主动请缨洗?#36865;?#21518;,钻进卧室,捧着?#22987;?#26412;电脑继续看刚才的?#28909;?/p>

为了安安心心地看陆星江和那个Kris的对战,她将手机放在书桌上,并調成了?#24808;簟?/p>

他这次穿了一件草绿色的运动?#26469;?#40657;色短裤,澳洲正值夏天,网球场设在室外,阳光?#30629;?#28548;地倾?#21512;?#26469;,像浸在蜂蜜里过了一圈儿,照在他浅麦色的皮肤上,竟然看起来白了一个色号。

书翦有时候想,上天真的是?#27973;!?#29305;别不公?#20581;?#38470;星江明明训练时经常要在太阳下暴晒,结果肤色和天生有种族优势的欧美人比起来,也不显得差多少。

镜头给了他一个侧面特写。

画面中的青年半低着头,长长的睫毛向下扫,下颌弧度微扬,嘴角微微扬起,笑意并不十分明显,却散发着一种分外……勾?#35828;?#27668;?#30465;?#26368;上面的扣子没有扣紧,衣领处露出了一小截线条清晰的锁骨,他?#33080;?#22320;吸了一口气,右手将球向上抛,球击拍而响,瞬间在半空中画出一条计算精细的曲线。

“?#30475;?#30475;少爷打球就觉得,有的男生连呼吸声都可以很诱人。”

脑海中忽然冒出这么一句曾经在网上搜索“陆星江”时看到的话,书翦耳根一热,不自觉地用手指捏了捏。

这场?#28909;?#26159;四?#31181;?#19968;半决赛,比起省选拔赛那会儿,对手的水平高出不知道几个级别。陆星江在国内同龄人圈子里本来就是鲜有敌手,那时几乎是压制着对方吊打,场面?#27973;?#27531;酷。此时对手水平拔高了,?#28909;?#30340;观赏性也大大增加。

胶着半个多小时后,?#28909;?#36827;入最关键的抢七决胜局。

Kris长期?#21497;?#22312;底线,使用的都是大角度的抽球,一拍接着一?#27169;?#29699;带着剧烈的上旋冲力越过球网直?#32423;?#26469;,陆星江却并不畏惧。他一向反应快,动作更快,观众还在提心吊胆的时候,他已然将球再次回击过去。

在这么严肃的场面里,书翦也是很佩服自?#28023;?#31455;然还能想到第一次见面时,她还没反应过来,他就已经到她面前桎梏住她的事儿。

他们体育生的速度是真的很快。

她分了一秒?#30001;瘢?#21448;赶快恢复了注意力,结果偏巧在这种关键时刻,调了?#24808;?#30340;手机震动起来。

书翦很少给人留电话号码,大家平时交流大多都?#35838;?#20449;就足够了,一个月里,除了搞推销、诈骗的经常来嘘寒问暖之外,平均能接到的正经电话数量不超过五通,她也很遗憾,没能给中国电信事业贡献出自己的力量。

她心中困惑,匆匆将手机捞过来,瞥了一眼,来电号码不光很?#21543;?#29978;至来源地区都不是国内。

……诈骗团伙都开始发展跨境业务了吗?这也太努力了吧。

心中十分感动的书翦当即点了挂断。

还没?#20154;?#25918;下手机,这个诈骗团伙就再度打来?#35828;?#35805;,她略微有点儿生气了,耐着?#23472;?#20877;度挂断后,正打算把这个电话号码拖入黑名单时,收到了这人发来的短信。

“陆星江。”

书翦:?#21834;?/p>

学长,您什?#35789;?#20505;从电脑里钻出来啦?

被当作诈骗团伙的电话号码第三次打来电话时,书翦乖乖地按了接听键,并先发制?#35828;?#36947;歉:?#25226;?#38271;,对不起,我可以解?#20572;?#20107;情是这样的……”

她说来话长又长话短说了一圈,最后再度郑重地道歉:?#32610;?#30340;!对不起!”

书翦心里充满了忧愁。陆姓学长的小心脏那么脆弱,他的?#28909;?#22909;像还没结束,万一这下又被她伤害到了,不能好好?#28909;?#20102;怎么办?

陆星江没能领会到她深切的担忧:?#21834;?#27809;事儿。”他能说什么呢,怪自己看上去不像好人吧。

书翦接电话时忘了把电脑上的?#28909;?#25353;?#33795;#?#22312;他俩说话的间隙,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直都还保持着平和、冷静、理?#33108;?#39118;的?#27493;?#21592;突?#24739;?#21160;得像发了疯一样,疯狂地咆哮道:“陆星江!好球!”

声音穿透力之大,可以跨越几千公里两个时区,直直抵达陆星江的听?#30149;?/p>

那?#35828;?#20154;闻声,顿了一下,书翦顿时面色一僵,分明没有做什么,为什么现在会有一种被抓包了一样的羞耻?#23567;?/p>

她轻轻地咬住下唇,听见陆星江几不可闻地笑了一声,气息拂在话筒上,?#25104;车?#25769;拨著耳膜,像?#21069;?#24515;跳的速?#23460;餐?#19978;拨了一拨,耳根处又开始发烫。

他说:“这场?#28909;?#25105;赢了。”

书翦:“?#20426;?/p>

这算什么?官方剧透吗?您是怎么通过一声“好球”就听出是哪场?#28909;?#30340;?还是每场?#28909;加?#20102;?

向来最痛恨剧透的书翦这次是真的想把电话挂断了,官方剧透也不?#23567;?/p>

她抿住嘴唇,克制住汹涌的怒火:?#25226;?#38271;,最近微博有个热搜话题,你在国外可能没看到过。说一个寝室发生了凶杀案,因为上铺在和下铺一起看电影的时候,给他剧透了谁是凶手,所以,下铺一怒之下就结束了他短暂的人生。”

刚说完,书翦就后悔了,这么暗示是不是有点儿太明显?这也太……血?#32570;?#21147;了?!

“?#29275;俊?#38470;星江跟她根本不在一个频道,似乎在忙着?#35789;?#20040;,随口问,“什么电影?#20426;?/p>

?#21834;?#27809;什么。”书翦气鼓鼓地把这口气咽了回去,用手指拨弄了一下桌上盆栽里的小多肉泄愤,?#25226;?#38271;,你还在澳洲吧。最近训练是不是特别忙,找我是有什?#35789;?#20799;要帮忙吗?#20426;?/p>

?#25226;?#32451;?还好……今天休息,我现在在商场,找你是想问你有没有什么想要的东西,当纪念品。”似乎是料到她会拒绝,他接着道,“网球社的人?#21152;校?#20182;们眼光不好,我就不问他们的意见了,你帮我参考一下?#20426;?/p>

话说到这个份上,把她的退路堵得严严实实,她只好答应下来。

挂?#35828;?#35805;,打开微信,书翦才发现在此之前陆星江已经给她发了好几条消息,只不过她刚才都没发现。他又拍了几张商场的照片发了过来,她开始?#20982;邢赶?#22320;帮他挑选。

或许是真的很信赖她的审美,无论书翦说什么,陆星江的回答都是“好?#20445;?#20054;得像?#21364;?#32769;师发糖果的幼儿园小朋?#36873;?/p>

书翦把跑偏的思绪扯回来,认认真真地打字:“这个花瓣形状的绵羊皂也挺好看的,小姑娘应该都?#19981;叮?#23398;长,你可以给社里的女生带。”

这?#25991;?#36793;的人迟了一会儿才回复,书翦看着?#32842;欢?#31471;那?#23567;?#23545;方正在输入……”显示了大约一?#31181;印?/p>

新消息传来。

是一条语音消息。

几?#31181;?#21069;才打过电话,书翦不知道为什么自?#21512;?#22312;还对要听到他的声音有点儿紧张。

她点开语音消息,他懒洋洋的声音从听筒传来,有笑意一寸一寸地弥散出来,说的是请求的话,语气却好像是勾引着人必须要答应似的。

轻微的吐息声扫过她的心尖,酥酥麻麻的,带着点儿痒,像春日里满城翻飞的柳絮。

“所以……小姑娘,可以给我你家的地址了吗?#20426;?/p>

陆星江一定是个不正经的人,否则,怎么会连普普通通的“小姑娘?#27604;?#20010;字,都被他说得这么?#29992;?#19981;清。

书翦用手背贴了下脸?#30504;?#28201;度烫得她一激灵,霍地站起身来,把密闭的窗户推开了一点儿——肯定是因为室内空气不流通,才会让她的脸这么热。

她家住在小高层,几十米的高空冷空气强?#36965;?#19968;秒就让人恢复了理智。

书翦把地址发过去时,心态已经自?#19994;?#25972;好了,再度还原回了“普通学妹加半吊子老师加应该算是朋?#36873;?#30340;正直立场:?#25226;?#38271;,再过两周就过年了,你还回国过年吗?#20426;?/p>

“下周总决赛,如果顺利的话,会回去的。”他略一停顿,“如果不顺利……”

书翦的一颗心像是随着他的语调被提了起来:?#28595;恰?#37027;会怎么样?#20426;?/p>

“不顺利?#19981;?#22238;去的……?#34987;?#34429;这么说,书翦却觉得他的语气里没有丝毫对?#28909;?#32467;果的怀疑,明明自信满满,还要?#26680;?#21040;时候,小书老师记得要?#21442;课已健!?/p>

?#28909;?#22312;下周二,还有五天时间。

书翦头一次为?#28909;?#36825;种事感到焦虑。她虽然上学上得早,但是,很好地继承了父母的优良基因,连高考都是签了半保送合约的,从小到大基本没为自己的事儿发愁过。

可陆星江不一样。

这次是陆星江网球生涯中参加的第二次U24邀请赛。

书翦看过新?#29275;?#30693;道他第一次参加这个?#28909;?#26159;在三年前。那时他才满十八岁,刚刚到?#28909;?#35268;定年纪的下限。

那次?#28909;校?#22914;今世界网坛赫赫有名的大满贯得主Richard Aaron捧得了金杯,陆星江位居第三。

以他当时的年纪来看,那已经是一个国人前所未有过的成绩了,哪怕放眼世界,这样的网球天才也屈指可数。Richard大他五岁,是最后一次参加U24了,直言很期待他的成长,希望未来有机会能在其他?#28909;性?#27425;和他交手。

可是,赛后回国接受采访时,陆星江并没有表现出一丝喜悦,甚至在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之内都没有再度参加国?#26102;热?/p>

没有人知道原因,网上的猜测不少,可是,并没有一个得到证实。

直到时隔五年,陆星江再度出现在澳洲的?#28909;?#22330;上。

决赛体育频道并没有?#28909;?#30340;实时直播,微博上零星有身处?#28909;?#29616;场的人发了一些相关信息,底下充满了粉丝啊的尖?#23567;?/p>

书翦也想啊了,像小时候追电视剧追到大结局,却被妈妈赶去睡觉,第二天只能跟同样错过大结局的小伙伴苦兮兮地听别人讨论。

寝室微信群里,魏醒醒和?#31181;?#36824;在疯狂地刷“我快撑不下去了”的表情包。

手机?#32842;?#30340;光线刺得她有些眼晕,她抬手揉揉额角,困倦地只想打呵欠,强大的生物钟催她去补了个午觉。

她再睁开眼睛时,窗帘外已经几乎没什么光线了,室内一片暗沉。冬天本来就是昼短夜长,有时下午四五点钟,天就差不多黑下来了。

书翦一时无法分清究竟是什?#35789;?#38388;,心往下一沉,刚摸过枕边的手机想看下时间,?#32842;?#26368;上方那条消息就映入眼?#34180;?/p>

啊菠萝:小书老师,我赢了。要不要给我什么奖励?

时间显示是下午六点过三分。她推算一下时间,大约是他那边?#28909;?#21018;结束下场,就给她发了消息。

?#26053;?#32039;跟着相隔五?#31181;?#30340;微博热搜信息:陆星江夺冠。

书翦盯了?#32842;话?#22825;,后知后觉地摸了摸脸?#30504;?#19981;知道什?#35789;?#20505;,嘴角就扬了起来。

?#32654;病?#23567;书老师大度地想:好像?#37096;?#20197;原谅他的剧透了。

三天后的早晨,书翦刚起床没多久,就收到一个快递小哥打来的电?#21834;?/p>

快递小哥好像感冒了,压着声线,瓮声瓮气的,书翦勉强?#30452;?#28165;楚他在说什么,随手从?#24405;?#19978;拿了条围巾系上,又戴了顶毛茸茸的帽子,下楼和他会晤去了。

小区里绿化很好,植被覆盖率高达百?#31181;?#20061;十,隔几步路就是一个小花园,哪怕是到了冬天最冷的时候,也有几盆小花儿生命力顽强,开得旺盛、如火如?#34180;?#21333;元楼下,门边上还栽了几?#32654;?#26757;,香味儿淡淡的,却让人闻了浑身舒畅。

最近几天风大,把几根蜡?#20998;?#37117;刮得秃了,书翦带了个小包,准备拿了快递,拾点儿掉在地上的花瓣回去做成干花当书签用。

楼道里透着股湿冷的气息,书翦搓了搓手,推开楼下的?#36182;撩牛?#19977;两步跨下台阶,左?#33402;?#26395;了一下,就看见站在蜡梅树旁的男生。

早上八九点,太阳还没露出来,天光泛着一点兒淡薄的薄荷色,清冷得不近人情。快递小哥背对着她站着,隔着错杂的枝叶望过去,身高目测高她?#23567;?#20108;三十厘米。

这一定是个假的快递小哥!

书翦愤愤地想着,再仔细地看了看,忽?#29615;?#35273;?#24515;?#37324;不太对劲。

你们快递小哥现在?#21363;?#24471;这么好吗……

身材也这么好……

气?#23460;?#36825;么非同凡响……

书翦放慢了脚步,几乎一步一挪地走过去。在和他相距大约一米距离的时候,他耳朵灵,听见动静,转过身来,如墨染就的眉毛微挑,一双?#19968;?#30524;亮得不可?#23478;欏?/p>

暌违一个月、刚拿了冠军、最近在微博像轰炸了一样被无数少女一口一个?#28595;信笥选?#21483;着、让热门微博?#26053;?#30340;评论被“教练我也想学网球”淹没的人,就这样毫无?#36771;?#22320;出现在她的面前。

书翦眼睛眨啊眨,?#24515;?#20040;一瞬间,以为自己在梦游,蜷了蜷手指,有点儿想伸手摸一摸,看是不是幻影。

她微仰着头看前方的人,粉嫩的唇瓣微启,整个人看上去懵懵懂懂的。她头上戴着一顶兔耳?#20445;?#27492;时两?#29615;?#30333;的长耳朵耷拉下来,和主人一样,又呆又?#21462;?/p>

气氛好像凝滞了三秒钟。对方再也忍耐不下去了一样,长腿一迈,迅速拉近了距离,低头看她。

鼻腔里缭绕着若有似无的雪?#19978;悖?#20070;翦张着嘴,短短几秒钟里,思?#21453;印澳?#24590;么会在这里”一?#25918;?#20559;到?#28595;?#24590;么?#19981;?#36825;个味道的香水?#20445;?#26368;后脱口而出的是:?#25226;?#38271;,你怎么兼职来做快递上门服务了?#20426;?/p>

陆星江是赛后采访结束,直接订了机票从澳洲飞过来的。

从拿到她的地址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经计划好了要来C市见她一面。一个月没见,哪怕能在他找各种理由的情况下听她说说话,对他而言,也太过难熬了。

一颗在决赛时都没有惊慌到?#26412;?#21152;速跳动的心脏,在楼下?#20154;?#19979;来的时间里,跳得越来越快,淹没了耳畔一切声音,直到她走来。

转过身,他看见歪着脑袋向他这里投?#35789;?#32447;的小姑娘时,听见一个声音叹息着说:幸好你来了。

“嗯。”他嘴角勾了勾,收敛了心底所有起伏波澜的情绪,?#19968;?#30524;直直地盯着她,“为你量身定制的服务。”

这话的?#24808;?#19978;扬得缠绵,可书翦照例跑偏了重点:?#25226;?#38271;,你的声音……没出问题啊……”她忽然想到什么,飞快地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刚刚的来电记录,迷惑道,?#28595;?#25442;电话号码了吗?#20426;?/p>

“刚回国,手机卡没来得及换回国内的,还不能用。电话是找路人借了手机打给你的。”他这么解释。

至于声音呢……大概也是想?#32610;?#22905;一下,给她一个惊?#30149;?#22905;看见他左脸上写着?#29100;?#19981;惊?#30149;保?#21491;脸上写着“意不意外?#20445;?#22914;是想。

说话的空当,陆星江把手上拎着的、包装精致的米黄色礼品袋递给她,她道了声谢接过,又想到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28595;?#36825;么来,万一我今天不在家怎么办?#20426;?/p>

他双手插在口袋,脸上的表情?#24826;手?#24102;着点?#39057;?#39118;轻:“我问过人了。”

问过人了?

书翦怔了两秒,快速反应过来。

——前天晚上,魏醒?#28895;?#22320;?#27425;?#36807;她今天是不是在家,说要给她送个东西,那时她打探了很久,一向嘴巴像漏斗一样的魏醒醒竟然头一回守口如瓶,硬是没给她透露一点儿消息。

原来是在这等着她。

真是下了好大的一盘棋啊。

“今天来这儿除了给你送礼物,其实还有一件事。”他缓缓道。

书翦了然地点点头,她从一开始压根就没想过陆星江是专门来看她的,心里?#24808;恢?#40664;认他只是?#36710;?#36807;来给她送个东西,至于什么“量身定制的服务?#20445;?#22905;也早?#20005;?#24815;了她这位陆学长的不正经与满嘴跑火车。

于是,她不假思索道:?#28595;?#23398;长你要去什么地方,我可以给你指路。你以前来过C?#26032;穡?#36825;里可绕了,特别容易?#26376;罰?#39640;架桥每年都在修,七拐八绕的……”

她的声音又轻又软,呵出来的白雾散在风里,被她用手轻轻拢住。

想去你家坐坐。陆少爷把?#25226;?#36827;了嗓子眼里,不无遗憾地说:“倒是确实需要你来指路。”

书翦睁大眼睛,一副随时待命的模样。

“另一件事,就是?#27425;?#20320;要?#28909;?#36194;?#35828;?#22870;励。”他闲散道,“我第一次来C?#26657;?#19981;知道该去哪里逛逛比较好,想要一个当地的向导。”

“我觉得,小书老师就很适合当这个向导。”

?#21834;?#21834;?#20426;?#20070;翦呆愣了一会儿,还在状况外。

他的嘴角提起点儿弧度,笑起来,垂着眼睛看她:“快递小哥今天想罢工出去玩了,还想拉着这?#36824;丝?#19968;起,行不?#26657;俊?/p>

陆少爷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千里迢迢过来的时候,完全没想到在自己提出一个如此合情合理的请求后,会被人撂在原地整整三?#31181;櫻?#19981;,他低头看了眼手机?#32842;唬?#22235;?#31181;?#20102;。

书翦在弄清楚他的来意后,瞬间做出反应——转身,推开单元门,回家——虽然之前还丢下了一句“等我一下?#34180;?/p>

可这已经足够让陆少爷给自己加一場?#25226;?#33457;飘飘,北风萧萧”的戏了。

拿了两个口罩、背着包的书翦,跑下楼看见的就是这么落寞?#21046;?#32654;的一幕:?#21834;?/p>

怎么自己就不知不觉成了个负心汉。

她?#20301;文?#34955;,甩出了这个可怕的想法,把那个咖啡色的口罩塞到陆星江的手里:?#25226;?#38271;,你现在是公众人物,出去玩还是遮一下脸吧。这个口罩,我买来,还没有用过的。”

其实,网球在国内并不是一种特别大众的运动,而且运动员本身也不像明星那样,三天两头在公众面前晃荡,再怎么好看的一张脸于路人而言,也就是多看两眼、回头率高一些罢了,能一眼认出他是谁的还是少数。

陆星江一直是这么认为的。

他回国坐飞机走的是VIP通道,将行?#26691;?#30610;下来,没告诉?#39759;?#20154;,又有专门的司机开车把他送到这里,一路上没碰见几个人。刚刚借手机给他的是个大爷,也不认识他,?#35782;?#20182;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经再次在微博卷起了几?#20013;?#39118;血雨。

他知道小姑娘的好意,偏偏要曲解一下:“不想让别人看到我的脸?#20426;?/p>

这话听上去怪怪的,却好像也没法反?#25285;?#20070;翦点点头。

陆星江弯?#36865;?#30524;睛:“不会被认出来的。”

话音没落下,一个看上去像是刚晨跑回来的大哥就噌地一下跑到他们的面前,神色激动:?#28595;?#26159;不是、是不是那个陆星江!?#33402;?#20004;天一直在看你的?#28909;?#33021;不能给我签个名啊!”

这大概是史上最快的一次打脸了。

下期预告:陆星江的巨大?#29100;病?#30776;得书翦不知所措,C市之旅惊险连连。送书翦回家的路上,陆少爷还迎面撞上了未来岳父,深感自己追妻?#20223;?#28459;。另一边的助攻小分队里,秦晔?#28909;?#20063;想出了新?#23567;H欢?#27491;当此时,有个想捆绑陆少爷炒作的女主持出现了……下期连载详见《花火》5B,?#37096;?#20197;加《花火》B?#36828;罳Q群920849579,和我们一起讨论剧情哦!

?
热带动物园登陆
河南快三软件下载 东城百家乐 足球直播比分网 全国股票配资合作 安徽快3走式图 北京pk10单期稳定计划 重庆时时计划免费 26选5 注册棋牌下载app送18元 黑龙江时时彩链接 极速快乐十分怎么玩 顶呱刮 长沙麻将技巧大全图解 欧诗漫的微商赚钱吗 达人麻将单机版免费版 腾讯分分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