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学类文本阅读练习(三)

2019-06-13 02:06:12 作文周刊·高二版 2019年16期

(一)渔家傲

◎李利军

表妹结婚,我开车带着表弟,从上海赶回泗阳参加婚礼。

路过蒋坝已日近午时,厨师表弟职业病犯了,说,去年在电视里看到,蒋坝在搞什么百船宴,看看吧。

边走边看风景,一下子就到了湖边,车无法通行了。

湖边只有孤零零的两三户人家。一个老汉正在院外一小块水泥地上翻晒着泥鳅。老汉红红的脸庞,宽松的大腰裤,对襟褂子纽扣不扣,露出黑红的胸膛,一看,就是个每天干活,并且?#19981;?#21917;两口的人。

“老人家,我们想找个地方吃中饭,哪里比较近?”

他抬头望我们一眼:“很远呢,十几里地!走,到我家吃去!”

看来,老汉家在搞渔家乐。跟着老汉下了大堤,堤下就是他的家。洪泽湖的水拍岸弄潮,几只湖鸭呱呱叫着,碧绿的水草婀娜摇曳。

?#20064;?#22312;厨房烧饭,老汉说:“来人了,烧菜吃饭!”

?#20064;?#30246;瘦高高的个,一脸黝黑,她手扶门框,伸出头来问:“想吃什么?”

?#21543;?#20010;鱼吧,随便什?#20174;恪!?#25105;说。湖水煮湖鱼,原汁原味。况且,靠湖吃湖,也不会贵到哪里去吧?

没个规整的餐厅,也没像样的厨房,更没有服务员,这饭钱他们会怎么收?两个老人看起来淳朴,倒不像会宰?#35828;?#26679;子。

不一会儿,四个菜端上来,老汉和我们一起坐了下来。

“大妈一起来吧?”我们邀请。

大妈摆手。也许,怕账不好算吧?我?#19988;?#23601;没再强求。

“你喝酒吧?”老汉忽然想起什么,问我。

“不喝,要开车。”我摆手。

老汉说:“男?#35828;?#28246;边哪有不喝酒的?”冲表弟噘噘嘴,“你喝,让这个小青年开车!”

老汉到屋里拿出一瓶?#33756;?#27604;较高档的原装酒,啪地打开,倒在两个玻璃杯子里,示意我端一杯。我心一紧,这瓶酒也要算在我们头上了!只好硬着头皮端过杯子。

青椒炒小?#28023;?#32418;烧鲢鱼,炒小?#28023;?#27700;芹菜炒干子,都是我爱吃的菜。估计菜一百块钱,酒就算两百块吧,三百块应该够了,放大点,总不会超过五百吧?我刚准备示意表弟去结账,见门口有个人?#21543;?#20102;一下,老汉大声说:“大?#36710;叮?#36827;来吧!”

门外就进来一个粗?#36710;?#30702;脚汉子,方头方脸,真像一把?#36710;叮?#25105;看着就发憷。大?#36710;?#25619;着手,嘿嘿地笑:“四爷,要帮忙吗?”我心里一惊,这下怕是碰着孙二娘的包子铺了,明早我和表弟就成包子馅了,表妹的婚礼看?#35789;?#21442;加不了了!

“没啥,就两个人,你?#21738;?#23601;能搞定!”老汉自信地说。我心里暗?#21040;?#33510;,被宰几百块钱和失去生命来说,真的是小菜一碟呀!

我递个眼色给表弟,示意他瞅准机会打110报警,他个?#26723;?#21364;以为我要他去拍湖景,屁颠屁颠地拿着?#21482;?#21435;拍照了。我心里凉了半截,恨?#23578;?#29983;,都怪他要看什么百船宴,这下好,把小命都搭上了!

表弟照一会儿湖景,回头看我?#34892;?#22352;立不安的样子,就掏钱去结账。

“怎么能收钱呢?!”老汉啪地把筷子拍在桌上。

当然不要钱!要命!我从头凉到?#34261;?#36319;。

这荒天野地的湖边,搞两条人命真是分分钟的事情,原先两个老人对付我们可能?#34892;?#21507;力,这下来个大?#36710;?#20570;帮手,如果菜里下了蒙汗药,酒里做点手脚……我的头真的晕了,眼前出?#21482;?#35273;。

“你这不是骂人吗?请还请不到呢!”老汉一脸不高兴。

“就是!”大?#36710;?#19968;脸讨好,连声说,“这湖边,十天半月的难?#32654;?#20010;人,晚上到俺家再喝几盅!”

门口,不知何时,聚了四五个女人和孩子,拘谨地朝这边望。这可不是幻觉。我悄悄伸手掐了一下大腿。

“湖里人家来客,添双筷子加个碗,收钱?湖里人做不出来!”老汉?#34892;?#19981;屑,?#20064;?#20063;附和着说:“就是的!”

大?#36710;?#22079;嘿地笑,手不知道朝什么地方放,女人和孩子们不再拘谨,也呵呵地笑。

告别渔翁夫妇,表弟开着车,转脸看我一眼,疑惑地问:“表哥,空调开够低了,你脑门上怎么都是汗哪?”

“好好开你的车!”我擦着汗,问他,“下次再来的话,你还能?#19994;?#36825;里吗?”

阅读文章,完成1~3题。

1.下列对小说的相关内容和艺术特色的分析鉴赏不正确的一项是( ? )

A.“红红的脸庞”“黑红的胸膛”等外貌描写,说明老汉常受风吹日晒,为人勤劳。“走,到我家吃去”显示出老汉性格直率,热情?#27599;汀?/p>

B.作者采用比喻的修辞手法,描绘“大?#36710;丁?#30340;相貌特征;?#38047;?#35821;言描写、动作描写等表现手法继续刻画“大?#36710;丁?#30340;形象,为写“我”失望作了铺垫。

C.“我”跟着表弟参观百船宴,?#27426;?#26410;能如愿,为了吃饭就走进了老汉的家,但在吃过饭后老汉却不收饭钱,结?#24067;?#20986;人意料又在情理之?#23567;?/p>

D.小說虽采用有限视角,但叙述者?#29942;?#35843;度着表弟、老汉、老汉的?#20064;?#31561;人物以及故事、场景等,随时对老汉的思想及行为作解释和评价。

2.“空调开够低了,你脑门上怎么都是汗哪?”“我”流汗的原因是什么?请结合全文简要分析。

答:

3.小说以“渔家傲”为标题有哪些?#20040;Γ?#35831;结合作品简要分析。

答:

(二)乡间学校敲钟人

◎张 蛰

王中原老师是学校打上课铃的人。那个时候,还没有电铃,他每天总是拽着?#36214;?#30340;?#21617;?#20652;我们起?#30149;?#20986;操、上课,告诉我们下课、吃饭、熄灯。他的铃声一如他的说话,不紧不慢,节奏匀称。有时候,他还会在上课的铃声里笑着对急忙忙冲向教?#19994;?#23398;生喊:“慢一点儿,别磕着!”

这是我做学生时对王中原老师仅存的印象。告别苏北乡间那所最普通的学校四年后,我又回到了那里,只是身份已经由学生成为老师。与四年前相比,他一点未见老,只是眉眼间更显慈祥。他依旧是学校的打铃人,铃声与四年前相比没有变化;他依旧是瘦瘦的,走路慢条斯理,说话不慌不忙。做了教师后,我知道他做的工作远不止打铃。除了日复一日地为学校打铃,他还分发全校的报纸杂志,油印学生的讲义,传接电话,有时候也刻?#32844;濉?#37027;个时候,打铃表面上看着轻松,实则不然。这是一件要时时刻刻想着的事,每天从早晨六点钟的起?#25830;?#21040;晚上?#35834;?#21322;的熄灯铃,一天要打26次,到点就得拽铃绳,容不得马虎,而且要天天如此,月月如此,年年如此。在工作后,我几乎天天看见王老师跟着收音机为自己的老?#30001;?#34920;校对时间。如今人人讲职业倦怠,那时拉拽了那么多年铃绳的王中原老师整天笑眯眯地边打铃边跟人打招呼,从未说过天天打铃真烦这样的话。

?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热带动物园登陆
兰州麻将黑三风技巧 大众潮汕麻将手机版下载 广东麻将什么牌最大 重庆时时采彩开奖今天 九线水果机有哪些 寻仙手游赚钱网 免费手机捕鱼达人 淘宝快3红包是真的吗 如何做个网站在美国赚钱吗 用这个方法我时时彩赚钱了 彩票新浪竞技体育 内蒙古时时彩11选五走势图 波音娱乐平台登录 时时彩5星在线做号工具 华宝娱乐彩票 利用多个手机棋牌伙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