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酒馆(外一首)

2019-08-29 03:08:49 天涯 2019年4期

春节过后的第二天

我们在南湖路边的老酒馆小坐

我们不是亲人

我们坐在一起

我们坐在一起

我们不是恋人

虎牌啤酒喝掉四瓶

我们没有离开的意思

苏圃路老刘家粥店的粥

越熬越稀,我们

没有离开的意思

水从状元桥下流过

又流过灵应桥,水

没有离开的意思

钟声撞响的佑民寺

升起迟暮的烟火

旧火车

曾经,它们团结如钢

以不容商量的口气

黑着脸,驶过华北平原上

我的村莊,我的童年

因此有了久久的不可平复的

隐秘的激情。它们喘息着

在我家最远的一块地边上

停了下来,阳光下,闪闪发亮的煤

拥有了自燃的勇气,养蜂人和他的蜂箱

在酝酿春天的蜜,军绿色的卡车里

坐着表情坚毅的战士,他们全副武装

?#36335;?#27491;在奔赴前线,它们咆哮着再次上路

喷吐着黑烟,抖动犀牛般有力的屁股

消失在地平线上,一个农村少年神启般地

完成了对远方的自我启蒙

那是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夏日的一天

他的启蒙,借助一辆怪脾气的旧火车完成

王彦山,?#24535;?#21335;昌。

?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热带动物园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