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烬亮,或夜读(外三首)

2019-08-29 03:08:49 天涯 2019年4期

灰烬亮时

他是夜的蓝色儿子,在书里照镜子

他对着陀思妥耶夫斯基的脸,订正自己

这所有的,夜都看见了

夜里,夜常常醒着

醒在许多层,每一层

都有惊惶的黑雾在拉伸

他的手指不敢拨开手指间的空隙

没有人比他更懂一本小说的芳心

他怕终于,行间距里的黑暗

显露出那具阴郁独居的艺术神

或者不得不承认,里面从来

一次春耕也不曾萌生

他看向哪里都是盲,都是一场

凝视私人的扮演向内塌陷的话剧

直到他效仿着死回前世并且

死了双倍

直到他忘了曾是一枚陶碗也曾是一颗灰玉

向翠青的炼金炉,年复年年地献上衰老

直到灰烬亮起

在夜的儿子眼中他是蓝色的走马灯

对着镜子给自己打零分,随后散作

碎玻璃,一百片自我

涨潮于同一道割伤的反光里

无力拒绝的,唯有全部形式的不?#38706;?/p>

被鸟的钟声从内部叫醒的树,自己

关掉自己

唯有无光

?#26434;?#20182;的里里外外

宿醉

等待

康复的人们,沉在

睡眠的杯底

如火如荼地呼吸

凌晨很旧,钝如银酒杯

在杯壁上,映出陽光

正抡着战斧赶来

被录制的被播放

晴天的手,捧出所有珍藏的姑娘

在合欢树旁,又一次烤软

载有枝桠,睡拳,果子的?#32622;我海?#20809;的

闭眼,与蝉的铁轨

一排排被子卡车

直到夜晚

重又收拾起这一?#23567;?/p>

她们听见被子的凹凸重温下午的树,云和街。

听见事物的?#19988;?#22312;做声。各式各样的。

她们听见守护神的方言,说被录制的事物

被播放,说被录制的,赖着被子不走,

被播放、播放、播放,

说一张张清晰的睡脸,

说一张张旋转,旋转在温室深处的唱片。

松动

风的手,?#40092;?#22914;盗贼,她伸进

她松动开来的缝隙里拂弄,在那儿,暴力

是她的工具;弦的愉悦

或痛切,是呻吟的掌纹握在她手里。她,拨弹

所有可见事物的轮廓,包括?#30452;?/p>

一万只灰鸽,抖擞着,欲挣?#35328;?#39184;铺子

里边,一人吃着油条,惊惧地

承受这风,音?#32844;?#20280;过来;承受着,渐渐

放松,丧失,顺从如处子,在风

凉如观音的掌心滚动,浑圆如?#35805;?#20102;壳的鸡蛋

而不是白太阳,往高空挂一张,刚褪的空皮囊

杨依菲,现居?#26412;?/p>

?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热带动物园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