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拜腾过坎 洋老板在华能圆造车梦吗

2019-08-30 06:08:40 汽车观察 2019年7期

黎冲森

树欲静而风不止。这似乎是造车新势力拜腾汽车现实境况的写照。

最近,拜腾被曝7月3日开始启动裁员计划。此前,拜腾被曝出有巨款逾期未还。6月25日,天津一汽夏利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一汽夏利)回复深圳证券交易所关于其2018年度报告相关问询函的公告称,拜腾母公司南京知行电动汽车有限公司(下称南京知行)购买其子公司天津一汽华利汽车有限公司(下称一汽华利)股权的还款金额未达到协议约定金额,还有3.1亿元逾期未支付。

在车市下滑不止、补贴?#20284;?#31561;背景下,外界质疑,缺钱的拜腾今年底能实现?#22350;?#30446;标吗?

其实,在造车新势力中,拜腾算是一道独特的“风景线?#20445;?#22240;为其两位创始人戴雷(Daniel Kirchert)和毕福康(Carsten Breitfeld)均为德国人,那里可是汽车的发源地。此前,洋老板在中国创业造车还没有先例。那么,洋老板在华能圆造车梦吗?在圆梦过程中要迈过哪些坎?

一坎:被逼自起炉灶

说到拜腾,与其他造车新势力相比,其早期的成长历程有点复杂。这牵扯到其背后的腾讯老板马化腾、富士康老板郭台铭、和谐汽车老板冯长革等一众大佬?#24230;?#29289;。

前些年,国内正刮造车新风,很多业外人士纷纷组局进入汽车行业“试水”。马化腾、郭台铭、冯长革等也耐不住市场诱惑,欲入市分一杯羹。

2015年7 月,由冯长革、郭台铭、马化腾组局,他们旗下公司分别以4:3:3 出资比例,在郑州成立河南和谐富腾互联网加智能电动汽车新能源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和谐富腾合伙企业)。

乍看,这个公司名?#24535;?#26377;点复杂,要换几口气才能念完,与那些高大上或者清新潮流的新势力相比,不免显得有点?#20303;?#26377;意思的是,它几乎把当时?#30340;?#20960;个最时髦的说?#29301;ā?#20114;联网+”、智能、电动汽车、新能源)都囊括进去了。同时,它还沾上?#20284;?#36710;企业给合资公司起名字时的“陋习?#20445;?#35841;也别想占便宜,把所有参与合?#23454;?#20844;司的名字都加起来,也就是把和谐汽车、富士康、腾讯的企业名合成新的公司名“和谐富腾”。看来,郭台铭、马化腾、冯长革还是不够狠,要不然这个合资公司名就得叫更霸气的“和谐富士康腾讯”了。

2018年6月,和谐富腾合伙企业的投资人由河南和谐汽车贸易有限公司、深圳市腾讯产业投资基金有限公司、鸿富锦精密电子(成都)有限公司(下称鸿富锦)、河南和谐富腾互联网加智能电动汽车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和谐富腾),变更为河南和谐汽车贸易有限公司、深圳市腾讯产业投资基金有限公司、和谐富腾、河南悦尚汽车装饰用品有限公司(下称悦尚)。鸿富锦退出,悦尚进入。

而和谐富腾合伙企业的执行事务合伙人为和谐富腾。这家公司也是2015年7月在郑州成立的。2018年4月,其投资人由河南和谐汽车贸易有限公司、鸿富锦精密电子(重庆)有限公司、深圳市腾讯产业投资基金有限公司,变更为河南和谐汽车贸易有限公司(?#27490;?0%)、深圳市腾讯产业投资基金有限公司(?#27490;?0%)、悦尚(?#27490;?0%)。?#24067;?#24742;尚进入后续持了鸿富锦的股份。

这里得说说神秘商人冯长革。外界对郭台铭、马化腾?#32423;?#29087;能详,对冯长革比?#22799;?#29983;。其实,冯长革才是拜腾的真正奠基者,毕福康和戴?#23383;?#26159;“后入为主”。冯长革为拜腾早期投资人,现在对外的身份之一便是拜腾创始人兼联席董事长。

冯长革1970 年出生于河?#22799;?#38451;,?#27490;?#31821;为圣基茨和尼维斯,和谐集团创始人。1992年,大学毕业后他曾在河南省司法部门就职,2002 年下海經商,成立律师事务所,后涉足?#24247;?#20135;、拍卖、豪车经销等业务。2005 年,经销宝马汽车,开始与汽车业结缘。2012 年,公司收入达 56.6 亿元。2013 年6月,旗下注册在开曼群岛的和谐汽车在香港?#40092;小?#25130;至2019年7月12日,和谐汽车市值约为41.53亿元。

2014 年 3 月, 因公司与特斯拉有业务合作,所以冯长革有机会与马斯克会面。与马接触后,他开始产生做智能电动车的想法,欲改变一下身份,从豪车经销商转变成汽车制造商,试图体验一把做甲方的滋味。

之后,冯长革便?#19994;?#37101;台铭、马化腾,并与他们多?#20301;?#38754;。最后,他们合计创立了和谐富腾合伙企业。

与此同时,冯长革开始物色核心人才。因为长期经销豪华车,?#36136;?#24713;宝马公司,所以当时他看中了时任宝马集团副总裁的毕福康,因为其主导过宝马电动跑车i8项目。

可是,当初毕福康并没有离职创业的想法,当然与冯长革也毫无瓜葛。不过,冯长革倒诚意满满,先后三次约见毕福康,给毕福康发了数封?#22987;?#21147;邀其共创大业。最终还是挡不住冯长革的“诱惑?#20445;?#27605;福康同意了与之面谈。后来,两?#25628;?#25321;在意大利见面,会谈数小时,被冯长革说服。

作为新公司拟招的关键人物,郭台铭、马化腾亲自面试了毕福康。当然,毕福康通过了面试,于2016年加盟和谐富腾,并被任命为 CEO。

当时,毕福康这样解释:“这三位投资人对未来都有?#37117;?#21331;识,而且他们都是非常伟大的创业者。有这么多人支?#37073;?#20013;国本身有着巨大市场,而且发展速度非常快,是一片创业沃土,再?#30001;?#24378;大的政府支?#37073;?#25152;有这些因素说服了我。”

但毕福康不懂中文,当时也不太了解中国市场,所以冯长革希望再找一位懂中国市场的高层。这样,“中国通”戴雷进入?#20284;?#35270;线。戴雷的太太是一位中国人。所以,冯长革有一次在与戴雷的太太?#28909;?#21507;饭时说服了戴雷。

2016年1月,在底特律,时?#21619;?#39118;英菲尼迪总经理的戴雷问一同就餐的记者:“你们对互联网造车有?#35009;?#30475;法?”而后不到一个月,戴雷离职,加盟和谐富腾,担任总裁。

骨干到位后,2016年3月,Byton Limited在香港注册成立。2017年7月,Future Mobility Corporation Limited(FMC)在香港注册成立。其中Byton Limited拥有FMC的100%股权。FMC后来有个中文名?#23567;?#30693;行?#20445;?#20854;意来源于“知行合一”。

其实,当初郭台铭、马化腾、冯长革的野心比较大,计划打造FMC和爱车两个电动汽车项目,也就是两个独立的品牌,其中前者定位于高端电动车市场,后者定位于经济型电动车市场。但后来这两个项?#22350;?#38750;设想的那样,进展并不顺利。

好景不长。据媒体报道,不知?#35009;?#21407;因,冯长革曾玩“消失”。和谐富腾内部分歧爆发,以境内外资金流转的技术性问题为由,富士康、腾讯并未成功向合资公司注资。后来,冯长革的解释是,当时因为郭台铭、马化腾都很忙,没时间跟进这个项目,同时肯定他们俩起?#35828;?#22522;者的作用。

这样,这两个项目后来就分崩离析。其中,戴雷、毕福?#24213;?#25487;腰包注资FMC,两个接盘侠开始了真正的联合创业。作为拜腾联合创始人,毕福?#31561;?#33891;事长兼CEO,戴雷任总裁。2017年9月,他们正式推出专属品牌BYTON,并把其中文名定为“拜腾”。这时,拜腾才真正问世。

而另一个项目爱车则另寻出路。据了解,其全称应为浙江爱车互联网智能电动车有限公司,2015年12月在浙江绍兴成立,其中和谐富腾合伙企业?#27490;?1.11%、河南和谐汽车贸易有限公?#22659;止?8.89%,现已?#20004;?#27773;车业30年的“老兵”付强曾任CEO。

后来,其因浙江绿野汽车有限公司(下称绿野汽车)拖?#39277;?#24212;商货款遭集体诉?#24076;?#24182;被法院查封全部动产。据了解,綠野汽车2013年5月由2010年6月成立的浙江绿野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变更而来,其中河南和谐汽车贸易有限公?#22659;止?7.57%、浙江嘉利珂钴镍材料有限公?#22659;止?2.43%。本来,爱车希望通过绿野汽车获取资质和工厂,但最终未能如愿。

再后来,继续裂变出上海爱驰亿维科技有限公司。据了解,这家公司于2016年10月成立,其中上海爱驰亿维企业管理?#34892;模?#26377;限合伙)?#27490;?0%,付强?#27490;?0%,并担任法人代表。2018年,清算完后,它就被注销了。此前的2017年2月,付?#24247;热?#21019;立了爱驰汽车有限公司。其实,它是由江西爱驰亿维实业有限公司更名而来。付强也开始逐渐把爱驰汽车的团队组建起来。

和谐富腾曾被认为造车新势力中最具潜力的一家公司,因为外界认为它的两大金主腾讯和富士康有的是钱财和人脉。但看到的总与想象的落差太大。最后,两?#20040;?#26641;?#22350;?#20303;,毕福康、戴雷在被冯长革引上造车创业之道后只能?#32422;?#36127;重前行。

二坎:主帅“夜奔敌营”

然而,更要命的是,毕福康和戴雷后来也分道扬镳。

起初,冯长革、毕福康和戴雷三人的工作关系应该是,组局者冯长革隐藏幕后,毕福康为前台灵魂性人物,任董事长兼CEO,戴雷负责战?#26376;?#22320;,任总裁。

与大多数造车新势力创始团队出自互联网圈的状况不同,拜腾的创始团队来?#28304;?#32479;汽车行业。冯长革为传统汽车经销商出身,毕福康、戴雷来?#28304;车?#27773;车制造企业。

其实,按照毕福康的说法,当初戴?#23383;?#25152;以入局,是他推荐给冯长革的。当时毕福康说:“我不会说中文,对中国也不够了解,所以就介绍了戴雷。我觉得戴雷是德国人,又是中国通,我们俩搭档很好。”在媒体前常对戴雷赞誉有加:“我们一定会成为非常理想的搭档。”他甚至把俩人的合作共事形容为“珠联璧合”。

入职拜腾前的20多年,毕福康一直在宝马集团工作,担任副总裁10多年,2010年开始全权负责宝马i8项目。

而1973年出生的戴雷也在宝马集团工作11年左右,从2002年1月至2013年5月前。与毕福康不同的是,他在宝马任职期间的职务都?#32570;系停?#32780;且业务口主要针?#28304;?#20013;华区,?#20889;?#27010;8年时间常驻中国。2013年5月,他加盟英菲尼?#29616;?#22269;,任总经理,2014年9月至2016年1月担?#21619;?#39118;英菲尼迪总经理。?#40092;?#32426;90年代末,他还在南京大学专修中文课程一年。可见,他的事业发?#22815;?#37329;期都在中国度过。

戴雷任职宝马和英菲尼迪期间,它们的国产车型均取得了不俗的销量表现。?#28909;?#22312;英菲尼?#29616;?#22269;?#25237;?#39118;英菲尼?#20808;?#32844;期间,戴雷采取?#24605;?#36827;策略,市场刺激效果明显,英菲尼迪销量由2013年1.71万?#23616;?015年增长到3万辆,且2014年开始积极推进其国产化。但是,他的激进策略也遭质疑,主要认为其?#24230;?#20135;出比过低、经销商库存高,是透支未来。2016年他离职后,英菲尼?#26174;?#36895;暴跌。后来,他的继任者艰难维持。到2019年6月,日产汽车宣布英菲尼迪2020年中旬将总?#30475;?#39321;港迁回日本横滨。这是英菲尼迪的战?#28304;?#25910;缩。后来,外界对他的这段经历褒贬不一,但它也许日后对戴雷经营拜腾时有所裨益。

戴雷和毕福康都曾在宝马集团长期工作,但期间他们并不?#40092;叮?#24037;作上几乎没有交集,毕福康偏汽车技术,戴雷偏经营和营销。后因拜腾事业,两人相识后一见如?#30465;?#19982;毕福康的看法一样,当时戴雷也看好俩人的工作搭?#25285;?#35748;为双方整合可?#26434;?#21183;互补,并?#21592;?#31119;?#24213;?#20102;很高评价:“毕福康对于我最终决定离开大公司、开始创业生活影响很大。他是天生的企?#23548;搖!?/p>

2018年6月12日,“拜腾之夜?#34987;?#21160;时发布了一款概念车。事后,戴雷掩不住喜悦之情,在朋友圈发布信息:“Carsten(毕福康)和?#33402;?#24335;以‘老毕老戴组合出道,给大家交上一份阶段?#28304;?#21367;。”这时,他与毕福康的“蜜月期”可能达到了巅峰。

此前,拜腾还对外自豪地宣称,24位高端人才组建成了全球管理团队,包括毕福康、戴雷、首席财务官李保国、前特斯拉供应链专家?#26680;继危═om Wessner)、前宝马集团设计副总裁叶禀焕(Benoit Jacob)、前宝马i系列产品管理副总?#26790;?#24503;斯(Henrik Wenders)、前高盛中国投资银行部董事总经理成长青等。这个团队成员资历都很深,名单?#36824;?#24067;,?#30340;詼几?#21040;惊艳。

但这表面看似光?#23454;?#32972;后却暗流涌动。2019年4月11日,外媒报道,毕福康已离职。但拜腾官方很快辟谣称:报道捕风捉影,与事实不符。不过,剧情又落入俗套,几天后就反转。4月16日,上海车?#32929;希?#27605;福康竟然出现在艾?#30340;?#20811;(ICONIQ)展台,并宣布出任其CEO。

拜腾的主帅竟然跑了!

尽管此前就有消息传毕福康要离开,但当真相公开?#34987;?#26159;让外界感到有点错?#25285;?#22240;为几个月前他还与搭档戴雷对拜腾的前景充满期待呢。当时,舆论四起,戴?#23383;緩贸?#35748;毕福?#36947;?#32844;的事实。

按常理,此前数月毕福康就应该与戴雷沟通了离职的事情,?#23452;接?#35813;达成?#26031;?#35782;。离职前一?#38382;?#38388;,他们只是给外界“秀恩爱”而?#36873;?/p>

身为联合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毕福康在拜腾的身份非常特殊,自?#25442;?#24341;发外界?#39654;?#29468;疑。对于毕福康跳槽原因的探究,又开始发酵。

毕福康的解释是,他已带领拜腾团队走上了正轨,所以当他遇到艾?#30340;崢俗懿梦?#26976;,并听其描绘公司未来愿景时被打动了,而后他就决定加盟。

翻译一下毕福康的意思就是,拜腾现在没有我也能正常发展,我现在遇到了更好的新机会,我不想?#29260;?#20877;进一步的意?#23478;?#35768;就是,我现在不太看好拜腾。

而拜腾官方的回应就更好玩。传言盛起时,发公告否认。当盖子被揭开后,4月16日再发声明,承?#40092;?#23454;,同时?#32929;希骸?#25105;们?#21592;?#31119;康博士另谋高就感到遗憾。拜腾董事会于2019年1月已通过决议终止毕福康博士首席执行官职务,由戴雷博士接任。”

其实,1 月 25 日,拜腾内部?#22987;?#23601;宣布毕福康不再担任 CEO,CEO一职由戴雷接任,且不再设立總裁之职。2 月,拜腾内部?#25237;?#32452;织架构进行了调整。

为?#36739;?#33286;论,5月8日,拜腾邀请不少媒体记者参与在南京工厂举行的开放日活动,当时公司主要高管悉数集体亮相。戴雷阐释?#20439;约?#26410;来的工?#39654;?#24515;,即主推年底投产和未来的运营。要传达的核心信息是,毕福?#36947;?#24320;了?#35009;还?#31995;,不影响拜腾下一步工作的推进。

戴雷还透露,?#32422;?#21482;领薪水的20%,其他80%以期权方式在?#22350;?#30446;标实现后兑现。“最高管理层都主动把一部?#20013;?#37228;转化成期权,与公司?#23548;?#21644;战略目标的达成直接?#22812;场!毕?#28982;,此举既是利益绑定,也是无奈之策。

?#33795;?#23186;报道,拜腾缺钱,内部关系紧张,所?#21592;?#31119;康选择了离开。有媒体还披露,因为毕福康领导海外技术研发团队,戴雷负责中国区运营,内部就这样形成了两条平行的业务汇报线,资源分配不平衡和发展?#36739;?#20986;现分歧,自然就产生了许多矛盾。所以,借助这次人事调整,戴雷进行?#24605;?#26435;。

其实,这种状况在?#36947;?#27773;车也出现过。2018年11月,?#36947;?#20840;球首席发展官兼北美公司首席执行官Padmasree Warrior离职。其中原由是?#36947;?#22312;北美设立了独立公司和 CEO 职务,导致?#36947;?#20013;国总部对海外团队管理失控。后来,?#36947;?#20915;定调整组织架构,不再设?#27490;?#21496; CEO之职,海外业务部门按归属业务线向?#36947;?#24635;部直接汇报,?#32422;?#24378;管控。

但是,为?#35009;?#36825;次离开的是毕福康,而不是戴雷?知情人士透露,戴?#23376;?#25237;资人走得更近,与投资人的发展倾向也比较接近,希望加强在国内?#23601;?#30340;研发力量,而毕福康所领导的研发团队却偏向于国外扩张,尤其重视美国的研发?#34892;模?#24341;起董事会多数人不满。在资本的加持下,先退场的当然是毕福康。

毕福康要离职,拜腾内部人事自?#25442;?#20570;调整,由此又导致一些高管选择离职。?#28909;?#27605;委任的汽车数字技术副总裁?#32511;?#23431;,其离职导火索是拜腾全球人力资源部2019年3月19日凌晨发送了一封?#22987;?#35201;求调整相关部门,对其所负责部门职权进行拆分。所以4月中旬,他离职了。又如早前的2018年10月,动力和自动驾驶副总裁Dirk Abendroth也离职了,加?#35828;?#22269;大陆集团,而他在公司创立初期就加盟拜腾。

主帅离开并投奔“敌营?#20445;?#33258;然对拜腾产生了很大冲击。面对这波冲击,戴雷没有退路。

三坎:资质借壳后?#20960;?#24748;

在内部纷争不断的同时,拜腾还面临生产资质这道无法自控的坎。

到2017年,国家对新能源汽车的生产资质审批开始收紧,甚至?#33795;?#21457;放。汽车产业投资项目准入门槛越来越高,造车新势力要拿到“准生证”的确很?#22235;越睿?#20294;这又是必过的一道门槛。显然,这对在此门槛外徘徊的拜腾并不是好事。

拜腾该怎么办?当时,公司决策层主要有两种解决思路。戴雷表示,向国家发改委申请生产资质,同时敲定了备选方?#31119;?#20197;防万一。时任董事长兼CEO的毕福康也表示,全力申请造车资质,同时考虑政策风险,做好备选之策。

其实,拜腾并没有太多的选择?#21344;洌?#22312;生产资质无法获批的情况下,“借壳”是其唯一选项。左顾右盼后,拜腾选择了一汽合作,?#26082;?#22320;说,是一汽和拜腾相互需要。

早在2017年,一汽夏利就曾在天津产权交易?#34892;?#25346;牌转让股权,遗憾的是,并没有人愿意接盘。当时,拜腾被推测可能是接盘者。

2018年4月20日,拜腾与一汽签署战略合作投资框架协议,后者作为战略投资者参与拜腾的B轮融资,而?#33402;?#22823;头,5亿美元融资中一汽投了2.6亿美元。

此后,双方商谈一汽华利造车资?#23454;?#20107;项。5个月后的9月28日,一汽夏利公告称,与南京知行签署了协议,将旗下一汽华利100%的股权以 1 元的价格转让给南京知行。这为拜腾获得乘用车生产资?#21183;?#24179;?#35828;?#36335;。

但是,天上不会掉馅饼。根据双方协议,南京知行要背负一汽华利8亿元债务,并支付一汽华利职工薪资共计5462万元,总计8.5462亿元。其中8亿元债务要在2019年9月30日前分期偿还。

当时,有人预测,2019年5月左右,拜腾应?#27809;?#21150;完各项?#20013;?#20174;而正?#25509;?#26377;一汽华利的生产资质。因为毕竟夜长梦多,未来有很多无法?#32422;?#25226;控的因素。

当然,一汽夏利转让其生产资质也实属无奈,因为一汽夏利正在丧失自我造血能力。一汽夏利2018年财报显示,当年营收11.25 亿元,同比下降 22.50%,净利润 0.37 亿元,扣非净利润则亏损12.63 亿元。

其实,一汽夏利早已陷入窘境。2013年至2017年,一汽夏利净利润分别为-4.80亿元、-16.59亿元、0.18亿元、1.62亿元、-16.41亿元。期间,一汽夏利基本依靠一汽丰田存活。

而一汽丰田是2000年由一汽夏利、一汽集团、丰田汽车公司和丰田汽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按30%、20%、40%、10%?#27490;?#27604;例合?#23454;?#19968;家公司。在2015年至2017年间,一汽丰田分别为一汽夏利?#27605;?#21033;润4.84亿元、3.69亿元、1.84亿元。也就是说,这三年间要是没有一汽丰田,一汽夏利都处于亏损状态。

2018年11月,一汽夏利公告称,公司自2018年3月1日开始筹划向控股股东中国第一汽车股份有限公?#22659;?#21806;持有的一汽丰田15%股权。若股权转让完成,一汽夏利就不再持有一汽丰田股权。而2016年8月,一汽夏利为保?#19988;?#23558;持有一汽丰田的15%股权卖给其控股股东,交易价为25.6亿元。因此,一汽夏利“空心化”后将走上被卖掉的命运,而其旗下一汽华利转让生产资质给拜腾就再正常不过了。

然后,事情似乎朝着偏离预定轨道的?#36739;?#21457;展。

2018年5月初,一汽华利等5家整车生产企业被工信部列入《特别公示车辆生产企业(第3批)》名单?#23567;?#27492;特别公示期从2018年5月4日起至2020年5月3日止。在?#20284;?#38388;,不受理被特别公示企业的新产品申报。因此,若无特殊情况出现,拜腾首款产品批量交付时间可能要在2020年5月3日之后。

一年后,一纸公告又暴露出看似已在拜腾囊中的生产资质可能面临变数,这就出现了本文开头时的那一幕。

2019年6月25日,一汽夏利發布《关于2018年年度报告问询函回复公告》。公告称,一汽华利仍在一汽夏利的合并报表?#27573;?#20869;,一汽华利的日常经营损益由自身享有或承担,经营也由自身决策,缘由是拜腾没有在规定时间内足额偿还约定的一汽华利债务。不过,公告中没有提及生产资质问题。

根据一汽夏利与拜腾签署的相关协议,前者向后者出让一汽华利产权,并在工商登记变更后,至2019年4月30日偿还剩余债务的80%前,一汽华利不变更执行董事,经营?#26434;?#19968;汽华利决策,且一汽华利的经营损益由自身享有或承担。

而2018年10月双方签署补充协议后,一汽夏利收到南京知行支付的股权转让款1元,及剩余债务的10%人民币8000万元;于2019年1月,收到南京知行支付的剩余债务的 30%人民币 2.4亿元;于2019年5月,收到南京知行支付的1000万元。总共偿还债务为3.3亿元,但实?#35270;?#20607;还8亿元债务的80%,即6.4亿元,截至回函日,南京知行还有3.1亿元逾期未支付。

有意思的是,一汽夏利解释说:“南京知行一直就还款进度?#25165;?#19982;我公司保持积极沟通,并已在其新一轮融资中做了相应?#25165;擰!?#33258;身都非常缺钱的一汽夏利还在为拜腾解套,说明其并不想中途?#29260;?#36825;桩买卖。

但是,一汽夏利仍将一汽华利的实?#22763;?#21046;权掌握在?#32422;菏种小?#21516;时,根据相关规定,一汽华利乘用车生产资质要转让给拜腾,还需要经过天津市国资委批准。因此,拜腾最后能否真正拿到其生产资质依然存在不确定性。随着其计划的?#22350;?#26102;间日益迫近,戴雷如何跨过这道生产资?#23454;?#22350;值得关注。

四坎:等“?#20303;?#19979;锅

逾期未支付购买一汽华利的约定巨额款项,当然不是因为拜腾故意耍?#25285;?#32780;是缺钱。显然,拜腾在融资进度上跟不上企业发展节奏。公司很多地方都需要大?#26159;?#33457;,拜腾正陷入等米下锅的窘境。

戴雷曾公开表示,目前拜腾已完成天使轮、A轮和B轮三轮融资,累计融资8.2亿美元(约合人民币56.4亿元)。在造车新势力中,从融资额来看,与?#36947;础?#23041;马、小鹏等车企相比,拜腾存在较大差距,不过与其他新势力车企相比也不算少。

从融资历程来看,拜腾所走过的路并不平坦,甚至一路布满荆棘。

拜腾创立不久,就面临富士康、腾讯等相继退出而被“放鸽子”的?#38480;未?#22659;。因此,戴雷曾坦言,拜腾早期融资并不顺利,因为投资?#35828;?#24515;创业者玩?#20445;?#25152;以在投资之前要求创始团队出资,以证明决心。

当初,毕福康和戴雷作为创始者,就面临这样的处境。2016年4月,拜腾融资约3000万美元。投资者除了腾讯、和谐汽车等,就是创始团队。当时在创始团?#21448;写?#38647;个人出资最多,而相较于戴雷,毕福康则出资较少。至于他们具体出资了多少,没有相关信息披露。但在董事会,毕福康和戴雷?#20174;?#26377;相同的投票权。出现这种状况,或许是因为当时毕福康的资历更深和个?#20284;?#29260;预估价值高于戴雷。

2016年12月,拜腾完成Pre-A轮融资,投资者除了和谐汽车、力合汽车、晋亨资本等投资机构,当?#34987;?#26377;十几位高管以个人名义投资入股。这为后来管理团队在拜腾的话语权提升奠定了?#24049;没?#30784;。

2017年8月,拜腾获得A轮融资2.4亿美元,投资者包括苏宁、丰盛控股、南京国资委等,其中苏宁和丰盛领投2亿美元。

此后,拜腾开始着手B轮融资。但2018年资本市场遇冷,所以拜腾原计划2018年第一季度完成的B轮融资迟迟没有进展。直到2018年6月,B轮5亿美元融资才完成,投资者包括一汽集团、启迪控股、宁德时代、招商局资本、江苏“一带一路”投资基金、沿海资本等,其中一汽集团投资约2.6亿美元。

2018年10月,毕福康透露,拜腾有IPO打算。这说明当时拜腾就面临资金需求的压力。

不久后的2018年12月,拜腾内部透露,拜腾已启动C轮融资。当时透露的信息是,拜腾融资比较顺利。2019年1月,有消息称,拜腾C轮将融资5亿美元,正与海外投资机构接洽。其中花旗银行就是目标之一。不过,后?#21019;?#20986;双方存在较大分歧,洽谈并不顺利。

2019年4月,戴雷透露,C轮融资预计6月底完成。“C轮融资进展非常顺利,一定会按照计划在今年上半年完成。”当时,他?#30331;?#33258;推动两项工作:一是C 轮融资,二是严控内?#22350;?#21153;支出。可见,拜腾资金已经很紧张。

2019年5月初,外媒报道,拜腾与一汽集团接近达?#23578;?#35758;,几周内将签署协议,后者拟投资1亿美元。当时,拜腾首席事务官丁清芬说:“一汽集团现在已经就投资拜腾C?#32456;?#24320;尽调,拜腾现有的股东,包括政府方面也非常积极地表达了投资C轮的意愿和兴趣。还有很多其他战略投资机构,也在跟我们积极接洽。”戴雷?#19981;?#24212;称,一汽集团领投进展到最后阶段,正展开尽职调查,还有南京政府方面的支?#37073;?月底前会公布C轮融?#26159;?#20917;。

C轮融资传言已?#20013;?#21322;年多,但至今仍没有消息。显然,这?#32422;?#30528;用钱的拜腾并非好事。

外界有好事者称,拜腾不会有生?#20048;牵?#22240;为它受一汽集团青睐,而一汽集团曾获中国16家银行意向性授信10150亿元,万不得已的话,一汽集团可以助其一臂之力,它最多是被兼并整合。只能说,这位好事者心愿是好的,但这是两码事。

从拜腾C轮融资迟迟不能落地的状况来看,投资机构对电动车行业的投?#23454;?#30830;不如以前那么积极了。最近,全球数据研究机构PitchBook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6月14日,中国电动车领域所获风投金额共计7.83亿美元,与2018年同期(截至2018年6月中旬)风投金额60亿美元相比,下跌86.95%。

国内电动汽车从2009年掀起热潮以来,在国家政策支持下,10年来,一直是资本?#20998;?#23545;象,尤其2014年后风投急速升温,2018年达到顶峰,全年风投金额达77亿美元。

2019年6月初,天?#21183;?#36710;董事长张海?#20004;邮堋?#27773;车观察?#32439;?#35775;时说:“从资本市场?#27492;担?#21069;年好一些,去年差一些,今年又好一些。”他强调,整个车市的融资环境今年?#28909;?#24180;好。

但在车市遇冷的情势下,通常状况是,资本?#19981;?#36880;渐冷静下来。如果是这样的话,拜腾下一步融资无论从自身资金需求还是资本情势而言都非常紧?#21462;?/p>

目前拜腾融?#39318;?#39069;不到60亿元,若?#27425;道?#27773;车董事长李斌“200亿造车门槛”理论,或者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200亿元都不?#25442;ā?#30340;说法,?#35789;?#22914;张海?#20004;邮堋?#27773;车观察》采访时所说“不需要200亿元,100多亿元就够了?#20445;?#25308;腾的资金依然缺一个大窟窿。

按约定,再过两个多月,2019年9月30日是拜腾偿清一汽华利债务的最后期限。资金缺口巨大,又遇车市寒冬,戴雷能带领拜腾跨过资本这道硬坎吗?

五坎?#27627;坎?#20132;付难关在后头

融资?#30446;陌?#32458;,拜腾的?#22350;?#35745;划会落空吗?

事实上,一些头部新势力2018年先后开始交付。?#36947;础?#23041;马、前?#23613;?#23567;鹏等已经?#22350;?#20132;付。第二拨新势力也已进入?#22350;?#20132;付倒计时。而拜腾的?#22350;?#26102;间节点,在没有资本加持的状况下,可能依然存在不确定性。

早在2018年8月,毕福康就谈到拜腾的相关计划。当时他说,四年内把产能提高到30万辆/年,预计第一年时产销量少于10万辆,盈利可能在?#22350;?#21518;两年实现。

戴雷说,2019年是拜腾?#22350;?#20914;刺的关键阶段,管理团队立下军令状,只能成功,不能失败。的確,今年?#22350;?#23545;拜腾有多紧迫和重要不言而喻。

不过,德国人戴雷和毕福康都出身于传统汽车制造企业,对造车路线还是有?#32422;?#30340;坚持。不少电动汽车企业选择代工模式,希望经营模式轻量化,而拜腾依然坚持选择重模式。

2017年9月,戴雷表示,拜腾不会选择代工,而是要自建工厂造车。他认为,创业公?#22659;?#36133;的关键,80%在产品。当时,毕福康也说,拜腾希望各个环节都在?#32422;?#30340;掌控之中,这样可以更好地把控产品质量,同时要以“工业4.0”的水准建厂。

与此同时,与很多新势力不同,拜腾一开始就着手全球化布局,目前主要分布在中国、德国和美国。拜腾全球总?#21487;?#22312;中国南京,南京也是其制造基地和研发?#34892;模?#36824;在北京、上海和香港设立了办公室,负责公关、市场、销售等对外事务。在德国慕尼黑设立?#25628;?#21457;?#34892;?#21644;地区分部,负责车辆设计和产品概念研发等。在美国硅谷也设立?#25628;?#21457;?#34892;?#21644;地区分部,负责智能汽车?#27809;?#20307;验、自动驾驶等前沿技术的研发等。为此,拜腾组建了一支?#26376;?#30563;胜、谭文韬、叶禀焕、?#38498;迫实?#20026;代表的汽车设计和开发团队。

2019年6月,拜腾上海设计?#34892;?#20840;面启用。戴雷说:“设计是拜腾的第一生产力。上海设计?#34892;?#30340;启用,将推动前瞻设计理念?#22350;?#23454;现。”拜腾还宣称,首款?#22350;?#36710;BYTON M-Byte将保留90%概念车设计,以实现对消费者的?#20449;怠?/p>

按其产品规划,拜腾将推出三款产品,其中第一款车型为SUV,第二款车型为?#34892;?#36735;车,第三款车为7座MPV。三款车?#22303;悴考?#20849;享率可达60%以上。时间表是,第一款SUV车型2019年底?#22350;?#36710;和?#40092;校?#32780;后两款车型的推出时间是2021年和2022年。其中第二款概念车BYTON K-Byte Concept,定位于豪华智能纯电动三厢轿车,已于2018年6月发布。

目前拜腾正在全力?#20439;?#31532;一款车型。其定位为豪华?#34892;蚐UV。2017年7月,完成概念和整个车型设计。2018年1月,首秀首款概念车BYTON M-Byte Concept。2018年4月,拜腾发布了这款可驾驶概念车。

2019年4月,戴雷说,首款?#22350;?#36710;M-Byte在2019年第三季度首发,年底实现?#22350;?#25237;产,2020年初开始?#21483;?#20132;付。由于这款车将同时在中国、美国和?#20998;?#38144;售,所以要求满足三地的安全标准与质量标准。目前,拜腾已生产近百辆M-Byte工程样车?#24230;?#21508;项测试?#23567;?/p>

这款?#34892;?#30005;动SUV?#21592;?#22885;迪Q5、宝马X3、GLC,起步价为30万元左右。戴雷说,拜腾的长远目标是,希望有一天可以达到德系三强的水平。

戴雷曾透露,M-Byte在全球已收到订单5万辆。他说:“我们计划今年7月推出第一辆?#22350;?#36710;,目标是到2020年上半年生产1万辆。到2021年-2022年左右,产量达到10万辆水平。

不过,现在7月份都快过去了,?#22350;?#20284;乎还没有下文。

为加速M-Byte落地,戴雷表示,拜腾要依托一汽集团的供应链,使之本地化达到95%,这样有利于?#26723;统?#26412;。拜腾与一汽集团合作,主要目的是为实现?#22350;?#24182;借力后者以助推其加速交付速度和渠?#32769;?#27785;。

在销售方式方面,拜腾将采取?#27605;?#27169;式,以?#26723;土?#21806;价。毕福康曾表示,通过直接销售,销售成本可能至少降一半,可能只有12.5%左右,同时也有利于与?#27809;?#30452;接交流,了解?#27809;?#38656;求。

为此,拜腾将采取两种途径搭建销售网络,一是通过互联网直接销售,二是建线下品牌店。品牌店或?#26434;?#25110;与合作伙伴共同经营。2019年1月,拜腾首家品牌体验店“拜腾?#21344;洹?#22312;上海开业。根据拜腾的规划,只开这一家直营店,其他地方都采用合伙人制模式,计划到2019年底在国内建设25-30家线下实体店,同时在北美和?#20998;?#20027;要城市建店。2019年3月,拜腾又成立了中国销售公司,以统筹运营拜腾的销售及服务网络。同时,拜腾还将与苏宁在销售渠道、共享出行、充电服务等领域展开合作,以借力苏宁的资源。这些都是拜腾为?#22350;?#21518;做准备。

然而,看似万事俱?#31119;?#20294;从拜腾披露的?#22350;?#35745;划来看,最终?#22350;?#33021;否如期落地依然存在很大变数。

事实上,拜腾刚走过?#22350;?#21069;的准备阶段,目前正处于?#22350;?#29228;坡”阶段。?#35789;?#26410;来能顺利实现?#22350;?#25308;腾亦将面临产业链整合能否及时到位、交付后的服务等问题能否摆得平等系列挑战。

戴雷曾说:“整合是我们最大的竞争优势。”目前,拜腾的确在整?#22799;?#20140;地区的电池、电机、电控等产业配套资源,同时在整合一汽集团、苏宁等产业链资源。这些资源在大规模?#22350;?#26102;能否继续发挥更大作用,还?#20889;?#26102;间检验。

从目前一些头部新势力?#22350;?#20132;付的情况看,也是状况不?#24076;?#26082;有产品本身的问题,也有营销策略等问题,未来还有能否在预期内盈利的问题。现在他们交付的总量还不算大,随着交?#35835;?#30340;不?#26174;?#21152;,来自四面八方的问题将接踵而至。而这些也是拜腾进入“爬坡”期后所要面临的挑战。

拜腾正处于黎明前的黑夜,各类状况高度汇集,因此?#22350;?#20132;付所带来的挑战自然是空前的。拜腾能趟过这道坎吗?

六坎:窗口期倒计时

目前,国内电动汽车市场已经发生剧变,市场窗口期(或叫风口期)正在?#29031;?/p>

现在一入市,就陷入围?#33539;?#25130;的市場竞争环境,加之车市进入下滑通道和相关政策市场化,后来者只能自求多福。2018年8月,毕福康有一个推?#24076;骸?019年、2020年时,最弱势的造车势力会消失,2020年左右市场会优胜劣汰。”而这个时段,?#35789;?#25308;腾?#22350;?#33021;顺利,也才刚刚开始,因此,其所面临的市场竞争压力可想而知。

对于市场窗口期,传统造车企业也许对其并不敏感,但对于依靠资本驱动的造车新势力而言则是生死攸关之事。可以说,对造车新势力而言,时间就是生命。戴雷也认同时间窗口的重要性。?#38712;?#26089;?#40092;性?#22909;,到后面就失去?#21496;?#20105;力,成功机会就更小。”

国内造车新势力大概从2014年开始鱼贯而入。这些车企的创始成员除了部分“老汽车人”外,很多人出身于互联网、科技公司等领域。后者以互联网思维为主轴,不?#21019;?#32479;车企的?#20439;?#22871;路来运营,颠覆了原有汽车发?#32929;?#24577;。在他们看来,任何趋势都?#25442;?#23384;在一段特定时期,而这?#38382;?#26399;就是创业者需要把握的风口期或者窗口期。现实中,资本就是这样势利的,在窗口期就集体狂投,过了窗口期就无人问津。

2015年,有机构预测,造车新势力的风口期为5年,也就是到2020年。对此,无论是?#30340;?#19987;家,还是新势力的创业者,都基本认同这个基本判断。有专业人士认为,大部分造车新势力很难生存过5年。

甚至有人认为,2019年就是造车新势力的生死年。威马汽车董事长沈晖就曾说:“2019年,要么出色,要么出局。”

戴雷也曾说:“我们必须在最短时间内达到规模化,并在投产之后三年内实现营收平衡。要是这个阶段能活下去,就是成功了。”

对造车新势力而言,窗口期已进入倒计时,市场淘汰赛已然开打。从目前的整体发展状况来看,?#35789;?#19968;切顺利,拜腾也只是踩在窗口期的末端,因此留给拜腾喘息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随着时间窗口越来越近,戴雷能否带领拜腾冲出重围并在中国市场立稳脚跟?我们拭目?#28304;?/p>

?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热带动物园登陆
湖北11选5遗漏数据 玩斗地主现金真的可以兑现吗 写评论赚钱的平台贴吧 看山东十一选五走势图 海南环岛赛公式 甘肃快3走势分析 正规手机棋牌游戏平台 甘肃十一选五前三基本走式图 玩北京快乐8稳赚技巧 白小姐旗袍彩图 000031股票行情 陕西11选5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四川守号中大奖 北京pk10官网投注平台 一般中彩票 北京pk10官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