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瓶頸變通途

2019-08-30 05:51:41 河南教育·職成教 2019年8期

王懷欽

方案出臺,未來可期

2月13日是己亥年春節后上班的第二天,我們迎來了《國家職業教育改革實施方案》(以下簡稱《方案》)的出臺。可以說,這是新春伊始職業教育界迎來的一個重磅消息。《方案》是2018年11月14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第五次會議審議通過的,這次會議還特別強調:要拿出實實在在的行動,在抓改革落實上下更大氣力,關鍵是找準問題、抓住問題、解決問題。

那么,影響職業教育改革發展的問題究竟在哪里?《方案》也明確指出了職業教育發展的痛點是校企合作,因為“企業參與辦學的動力不足”,這被認為是制約職業教育發展的瓶頸之一。事實上,長期以來學校在校企合作方面都是“剃頭挑子一頭熱”。針對這方面問題,《方案》給出了具體的激勵機制:“在開展國家產教融合建設試點基礎上,建立產教融合型企業認證制度,對進入目錄的產教融合型企業給予‘金融+財政+土地+信用的組合式激勵,并按規定落實相關稅收政策。試點企業興辦職業教育的投資符合條件的,可按投資額一定比例抵免該企業當年應繳教育費附加和地方教育附加。”

對于新《方案》的頒布,我們期待相關政策措施和制度以及具體的實施細則能盡快落實,并能在多方面對企業產生強大推動力、足夠吸引力、必要約束力和內在驅動力,從而有效激發其參與職業教育的熱情,讓一直困擾職業教育校企合作的“痛點”成“熱點”,“瓶頸”變“通途”。

抓住痛點,找出關鍵

在計劃經濟時代,普通中專多數由行業管理,技工學校主要由企業舉辦,校企聯系本來非常緊密,當時招工、招生一體,廠校一家,設備共用,校企人員自然流動,與德國的“雙元制”模式非常接近。但在后來的轉制過程中,行業企業所屬的普通中專、技工學校被“一刀切”地從行業、企業剝離了出來,辦學方向發生了變化,同時也與原來行業、企業的關系日漸疏遠。進入21世紀,當我們重新認識到校企合作對職業教育的重要性時,國家密集發文,呼吁加強校企合作。遺憾的是,這些政策多局限于宏觀層面,缺乏可操作性,同時支持、激勵措施不到位,更缺乏完善的法律保障。所以,關于校企合作的問題,盡管是年年提、天天講,校企之間的關系卻始終未能理順。原國家教委職業技術教育司司長、中國職業技術教育學會副會長兼學術委員會主任楊金土教授曾指出,“多年的經驗證明,校企關系問題,不單是思想問題。校企的功能主旨和利益目標的差異是客觀存在,解決這種差異所產生矛盾的途徑,非國家法規和政策莫屬。而且,彈性很大和虛頭巴腦的政策是無濟于事的”。 上海市職業教育協會副秘書長潘家俊研究員也認為,“光有文件和領導講話向各方提要求是不可能真正解決問題的,非得通過立法和政策配套的根本性手段,從體制機制上進行深層次改革創新不可”。

立足現實,主動出擊

當然,影響校企合作深度開展的因素是多方面的,作為學校一方,更要增強服務意識,提高服務能力,根據《方案》精神,找準問題,“從小處切口、點上發力”。

2019年3月6日上午,筆者攜帶剛頒布的《方案》文稿,按照預約,來到位于洛陽市的中國鐵建電氣化局集團第一工程有限公司,拜訪了該公司董事長李長波。我就《方案》的出臺背景以及其中有關校企合作的內容作簡要陳述后,李董事長主動要求留下了《方案》文稿,并直言要進一步消化《方案》內容。接著,我又拿出了事先草擬的《人才資源共享合作協議》,并詳細陳述了協議的主要內容,即把兩個單位的中高級管理人員、專業技術人才和能工巧匠聚攏到一起,建立人才共享資源庫,互聘共用。我們通過前期調研發現,該公司在項目多的時候,即便把公司里退休多年的老同志都返聘回去,關鍵崗位的技術人員仍然忙得不可開交。因此,該協議馬上引起了李董事長的興趣。我進一步強調:校企同處一地,同做“四電”專業,而且相互之間只有互補沒有競爭,資源疊加、優勢互補之后必將產生可觀效益。說到這里,李董事長立刻指示企管部和人力資源部注意消化《方案》,斟酌這個協議,并盡快向公司董事會提交進一步的實施意見。接下來,我又拿出了另外一個事先起草的《現代學徒制試點合作協議》,提出了聯合培養高質量技術人才的想法。讓我沒想到的是,又是一拍即合。李董事長說,公司里不缺人,但能獨當一面、技術過硬的人才太少了!對此,我們初步商定了暑期協同招工招生,按現代學徒制模式、校企聯手培養人才的事項。后來,我們越談越投機,李董事長還改變了原計劃在公司院內投資籌建高鐵標準化施工樣板項目的想法,提出把項目放在學校,與學校一起共建、共享、共用。交談持續了近2個小時,在我起身告別時,李董事長又迫不及待地提出第二天再商談一次的請求,并告知他將盡快向董事會辦公會報告,以落實相關問題。

當天的溝通,核心內容就是校企合作,我們初步達成了3項重大合作意向,這給了我很大啟發:學校與企業合作,一是要尋找共同關切,要站在企業的角度思考問題,而不是給對方找麻煩;二是要加強有效溝通,有效的溝通才能確保互通有無、信息共享,并在相關問題上達成共識;三是要增強工作韌勁,保持工作定力、持續跟進,不放過任何機會,把1%的希望,通過99%的努力,爭取100%的實現。

事實上,一些企業根據發展需要,確實有校企合作的意愿,而且往往在合作中表現得非常熱情。例如,2017年中國鐵建電氣化局第二工程有限公司委托我校對其30余名職工進行技術培訓時,公司從項目現場給學校拉來了整車的耗材(電纜和光纜),不但解決了職工培訓中的材料消耗問題,而且還可以用于實踐教學。只是這種支持或合作都是一時的,往往不能持久。后來我們了解到,企業在一個項目結束后,往往留下大量的尾料和部分計劃更新的設備,這些尾料通常都以廢品的價格處理掉了,非常可惜;若專門購買的話,其價格是非常昂貴的。如果學校和企業雙方能保持及時有效的溝通,學校可以極低的價格購回來,這樣做不僅提高了資源利用率,還能為學校節省大量資金。在后來我與李董事長的溝通中了解到,他們各個項目上的這些尾料,價值不菲,作報廢處理很麻煩,如果學校需要,可以免費送給學校。

峰回路轉,大幕開啟

然而,合作商談也不是一帆風順的。就在共建軌道交通實訓基地項目有條不紊地論證之時,從該公司傳出內部消息,李董事長要調任集團公司的其他崗位,聽到此消息的那一刻,我還真擔心因為公司人事變動,導致前期大量的工作成為泡影,尤其是在雙方出資共建軌道交通實訓基地這個重大問題上,雖然各層面上的溝通還在持續,但已經明顯感到了遲滯的跡象。讓我們沒想到的是,新上任的施亞輝董事長與我們很快就達成共識。5月10日,一個簡樸、熱烈,但又不失隆重的簽字儀式如期舉行。當天,我校與中國鐵路電氣化局集團第一工程有限公司簽下了三個協議,即校企共建軌道交通實訓基地協議、人才資源合作共享協議、現代學徒制培養協議。為了落實上述三個協議,我們還聯合成立了一個校企融合工作委員會。洛陽電視臺、《洛陽晚報》《河南教育》(職成教)雜志等媒體還對此事進行了采訪報道。至此,可以自豪地說,我們在產教融合、校企合作上邁出了實質性的一步。也可以說,這是《方案》頒布后在古都洛陽綻放的一朵迎春花吧!

要素切入,謀求共享

《方案》還提出,要“完善企業經營管理和技術人員與學校領導、骨干教師相互兼職兼薪制度”。我想,這項制度的落實,將為鞏固和深化產教融合、校企合作提供最大的幫助,因為許多事宜最終都需要人去落實,沒有能起關鍵作用的“人”的協調工作,校企雙方的合作恐怕仍然只是局限在紙面上而落不到實處。

這項制度的建立,我認為可以借鑒國家在脫貧攻堅上的做法,選定產業和學校專業相一致的企業,要求企業必須對口扶持(或聯絡)學校,安排企業經營管理人員駐校任職;或學校與企業互派聯絡員,交叉任職,以確保及時了解和掌握對方需求,溝通方便、信息暢通。交叉任職期間的待遇,可以執行原所在單位的待遇,同時享受接納方提供的津補貼。此外,在校企之間建立“資源共享、互聘共用”的人力資源共享合作機制,以使雙方的管理和專業技術人員、能工巧匠真正發揮在生產和人才培養上的作用。企業選擇的原則可以考慮以下幾個方面:一是有社會責任的企業。愿意參與到職業教育中來,對人才資源有較高的認識。二是大型骨干企業。這樣的企業任務飽滿、效益好,有長期合作的保障。三是同一地區的企業,便于雙方資源共享、互聯互通。

(責編 ?王鵬飛)

热带动物园登陆
qq分分彩资料群 山西11选5 球探比分网 股票如何看涨跌 北京pk赛车连赢技巧 金蝉捕鱼516棋牌游戏 手机足球即时比分网址 股票涨还是跌 幸运农场手机版 大冶麻将红中赖子发财杠 大发pk10能赚钱吗 188比分直播足球比分直播百度 多乐彩11选五开奖结果 回看上期心水清打一生肖 闲来麻将app下载安装 山东11选5前二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