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長城市群城鎮化水平測度研究

2020-02-06 03:53:45 商業經濟 2020年1期

楊東升

[摘 要] 城市群是城鎮化轉型發展的高級產物,是區域經濟發展的增長極。以哈長城市群為例,構建城市群城鎮化水平評價指標體系,運用熵值法和加權求和法對哈長城市群2007-2017年城鎮化水平進行測度,結果顯示:2007-2017年哈長城市群城鎮化總體水平不高,在0.171-0.746之間,呈波動式變化;2007-2017年哈長城市群各城市城鎮化水平有升有降,但升少降多;哈長城市群發展不平衡,內部城鎮化水平差異較大。

[關鍵詞] 哈長城市群;城鎮化;水平測度;熵值法

[中圖分類號] F291.1[文獻標識碼] A[文章編號] 1009-6043(2020)01-0031-02

城市群是城鎮化轉型發展的高級產物,是區域經濟發展的增長極。在新的全球化背景下,城市群正在成為國家參與全球競爭和國際分工的重要地域單元,其發展深刻地影響著21世紀全球經濟的新格局[1]。國外主要研究城市群存在的經濟基礎[2-3]、發展過程中問題[4-6]、增長與演化過程[7]等,國內研究集中城市群概念和類型[8]、發展規律[9]、城鎮化水平測度與生態效率[10-11]、空間格局演變[12]等方面,但研究主要集中于發育程度較高、產業分工協作較強的城市群,而對于核心城市引擎作用不足、發育程度較低、地區產業分工聯系弱的跨省城市群的研究相對較少。

中國城市群已成為中國新型城鎮化的空間主體,是未來經濟發展格局中最具活力和潛力的核心區[13]。我國將在“十三五”期間建設19個城市群,包括5個國家級、8個區域性和6個地區性城市群[14]。本文中哈長城市群以11個地級市市轄區為研究單元,構建城市化城鎮化水平測度指標體系,運用熵值法對哈長城市群2007-2017年城鎮化水平進行測度,旨在揭示哈長城市群發展水平,推進哈長城市群健康持續發展。

一、研究方法及數據來源

(一)研究對象

哈長城市群位于黑龍江省南部及吉林省中部地區,由黑龍江西南部城市群、吉林省中部城市群及牡丹江、延吉兩大邊境開放城市構成,包括哈爾濱、長春、齊齊哈爾、大慶、牡丹江、吉林、四平、延吉、綏化、遼源、松原等11個城市,為東北老工業基地的中心地帶,是全國重要的重工業基地和商品糧基地,該區域截止到2017人口為4583.04萬人,占兩省總人口的75.26%;GDP為24968億元,占兩省GDP總額的82.48%。

(二)研究方法

為避免主觀隨意性,保證數據的科學性與系統性,本文選用熵值法求取權重。具體步驟如下:

1.數據標準化處理

(1)計算第i年份第j項指標值的比重

2.計算第i年份第j項指標值的比重

3.計算指標信息熵

4.計算信息熵冗余度

5.計算指標權重

(三)數據來源

考慮到數據的可靠性和實用性,數據來源于《中國城市統計年鑒》、《吉林省統計年鑒》、《黑龍江省統計年鑒》、《延邊統計年鑒》(2007-2017)。

二、哈長城市群城鎮化水平測度

(一)構建指標體系

參考已有研究成果,結合《國家新型城鎮化規劃(2014-2020)》,針對哈長城市群區域特征,從“經濟-人口-土地-社會-生態”五個維度構建了城市群城鎮化水平測度指標體系(表1)。

利用熵值法計算指標權重,運用加權求和法測算哈長城市群各市城鎮化水平(見表2),據此,分析哈長城市群城鎮化水平演化特征。

(二)城市群城鎮化水平程度分等

本文參照已有的研究成果,將城市群城鎮化發展水平分為4個等級(表3),依次為極高城鎮化水平、高度城鎮化水平、中度城鎮化水平和低度城鎮化水平。

三、結果與分析

(一)哈長城市群城鎮化總體水平不高,呈波動式變化

根據所得結果,2007-2017年哈長城市群城鎮化水平在0.171-0.746之間,最高是2017年的長春市為0.746,最低的是2017年綏化市僅為0.171。城市群內只有長春、哈爾濱城鎮化水平一直大于0.6,但低于0.75,屬于高水平區域。而大慶只有2010、2012、2013年在高水平區域,為0.615-0.675。長春、哈爾濱城鎮化水平呈現出波動式增長,但增幅比較小,長春市年增長2.19%,而哈爾濱年增長只有0.12%。

(二)哈長城市群城鎮化水平有升有降,升少降多,但總體變化幅度不大

2007-2017年哈長城市群城鎮化呈波動式增長僅有長春、吉林、哈爾濱、大慶4個城市,分別從0.612、0.394、0.642、0.521增長到0.746、0.414、0.650、0.540,年增幅分別為2.18%、0.51%、0.12%、0.36%。而四平、遼源、松源、延吉、牡丹江、齊齊哈爾、綏化等七市的城鎮化水平一直處于低水平階段,且呈現波動式下降趨勢。

四、結論與建議

(一)結論

2007-2017年哈長城市群城鎮化總體水平不高,呈波動式變化。除長春市城鎮化發展速度較快以外,其余城市城鎮化發展趨于停滯,各城市城鎮化水平受“新東北現象”影響較大。

2007-2017年哈長城市群各城市城鎮化水平變化幅度不大。波動式增長僅有長春、吉林、哈爾濱、大慶四個城市,而其他城市城鎮化水平得分均低于0.3,處于低水城鎮化水平且波動式下降。

哈長城市群發展不平衡,內部城鎮化水平差異較大。中部城市城鎮化發展水平較高,四周較低。

(二)建議

創造良好政策環境,科學規劃城市空間布局,實現基礎設施互聯互通。各城市依靠自身優勢形成較為明確的產業分工,促進專業化生產的同時,實現產業交流以加強城市彼此間相互聯系。

提升城鎮化水平,完善城鎮體系。針對城市群城鎮化總體水平不高的情況,哈長城市群應堅持以市場為導向,積極發展戰略性新興產業,推動技術革新,以加快城鎮化建設。最后形成以哈爾濱和長春為發展主軸,建設哈大齊牡、長吉圖們發展帶,構建“雙核一軸兩帶”的城鎮體系。

完善本土人才培訓措施,加大人才引進力度。政府應積極完善本土人才培育措施,鼓勵生二孩,提高城市最低工資標準及薪資待遇,解決城市務工人員醫療保險、子女升學等社會保障問題,制定人才引進政策,促使城市外圍人口遷入和外流人才回流。

[參考文獻]

[1]方創琳.科學選擇與分級培育適應新常態發展的中國城市群[J].中國科學院院刊,2015(2):127-136.

[2]Gilles Duranton, Diego Puga. Micro-Foundations of Urban Agglomeration Economies[J]. Handbook of Regional and Urban Economics,2004(4): 2063-2117.

[3]Clementine Cottineau, Olivier Finance, Erez Hatna, et al. Defining urban clusters to detect agglomeration economies[J]. Environment and Planning B: Urban Analytics and City Science,2018(2).

[4]Cristina Mihaela Balaceanu, Mihaela Andreea Mitiu, Maria Iuliana Marcus, et al. Pollution Impact of the Grozavesti Thermoelectric Power Plant on the Urban Agglomeration Bucharest[J]. REV.CHIM.(Bucharest),2018(69):350-353.

[5]Dariuz Pyza,Ilona Jacyna-Golda,Pawel Golda. Problems of Deliveries in Urban Agglomeration Distribution Systems[J]. Directions of Development of Transport Networks and Traffic Engineering,2018(7):174-183.

[6]Brain Jordan Jefferson. Dark side of the planet: hidden dimensions of urban agglomeration[J]. Urban Geography ,2018(10):1581-1588.

[7]Reshmi Shaw,Arijit Das. Identifying peri-urban growth in small and medium towns using GIS and remote sensing technique: A case study of English Bazar Urban Agglomeration, West Bengal, India[J]. The Egyptian Journal of Remote Sensing and Space Sciences,2018(21):159-172.

[8]姚士謀.我國城市群的類型、特征與空間布局[J].城市問題,1992(1):10-15+66.

[9]方創琳,王振波,馬海濤.中國城市群形成發育規律的理論認知與地理學貢獻[J].地理學報,2018,73(4):651-665.

[10]肖峰,韓兆洲.區域新型城鎮化水平測度與空間動態分析.統計觀察,2017(5):101-103

[11]王士君,王雪微,范大龍,等.吉林中部城市群域城鎮化的生態效應評估[J].人文地理,2017(1):90-98.

[12]劉迪,吳相利.哈長城市群經濟格局時空演化特征[J].地域研究與開發,2016,35(5):18-24.

[13]張蘇文,楊青山.哈長城市群核心-外圍結構及發展階段判斷研究[J].地理科學,2018(10):1699-1706.

[14]肖振宇,寧哲.張杰.新型城鎮化新型度評價研究——基于城市群的視角[J].經濟問題,2017(7):92-98.

[責任編輯:史樸]

热带动物园登陆
深圳风采开奖号码结果 辽宁11选五中奖走势图 陕西20选8快乐十 闲来安徽麻将免费下载 澳洲幸运5在线计划 现金咖啡 广东推倒胡单机麻将 甘肃快3推荐号码一定牛 白小姐精选四不像图 弈乐贵州捉鸡麻将 福州麻将怎么玩 10分彩计划 排列三走势综合版老版 p2p个人理财平台 杭州麻将骰子怎么看 股票入门基础知识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