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濱海新城產業發展對策

2020-02-06 03:53:45 商業經濟 2020年1期

景秀艷 葉青

[摘 要] 規劃承載“城市副中心”、“創新高地”等功能和定位的福州濱海新城區位條件優越。盡管已初步建立大數據、VR等新興產業,但仍存在傳統產業比重大、土地制約性突出、基礎設施建設滯后、人才供給不足等問題。福州市濱海新城應著力發展硬科技,發展現代海洋產業、氫能源、區塊鏈、大數據等新興產業;加快推進大數據技術、VR等技術的應用,推動傳統產業升級轉型;發展濱海旅游、郵輪旅游等現代服務業,促進產城融合;抓好科創人才隊伍建設,以人才高地助推產業高地建設,打造創新高地。

[關鍵詞] 福州;濱海新城;產業發展;對策

[中圖分類號] F127[文獻標識碼] A[文章編號] 1009-6043(2019)01-0044-04

福州濱海新城是福州新城的重要功能區域,位于長樂區沿海地區,土地面積188平方公里,北含國際航空港,南接松下港,面向東海,是福州“東進南下、沿江向海”發展戰略的落地空間。福州市委、市政府將濱海新城作為貫徹落實“東進南下”戰略、拓展城市發展主攻方向。福建省委省政府提出,濱海新城要根據“創新高地、開放門戶、宜業家園、生態綠城”的發展定位,建設成引領福州發展的新龍頭和現代化國際城市的新標志。濱海新城發展具備明顯優勢,被寄予厚望,但如何借鑒其他新區先進經驗,以充分利用優越條件,解決濱海新城發展當前存在的一些瓶頸,需要提出針對性對策,以促使濱海新城早日實現規劃目標。

一、當前城市新區產業發展的主要觀點

(一)產業升級與發展是城市新區的重要職能

張曉寧、金楨棟(2018)[1]認為,國家級新區的設立是為了解決長期以來困擾中國經濟的產業結構同構和產能過剩困局,進而優化產業布局,提升產業能級。因此,高端產業聚集是國家級新區的重要特點,戰略性新興產業、現代服務業和制造業在區內集聚發展,對調整優化產業結構、加快轉變經濟發展方式、形成更具競爭力的現代產業體系具有正向作用。

(二)新興產業、現代服務業是新區推動產業升級轉型的重要選擇

在關于城市新區的產業升級轉型方面,國內學者研究成果主要集中在浦東新區、天津濱海新城、雄安新區等。

陳映、張暾楨(2014)分析了天津濱海新區通過建設現代制造業和研發轉化基地、國際物流中心、現代制造業和高端服務業、中新生態城、海濱旅游區對當地產業升級轉換的促進作用。[2]章西雯(2014)提出,青島西海岸新區突出“藍高新”,加快“轉、調、創”,深入實施“高端、高質、高效”產業發展戰略,構建以先進制造業、高端服務業為支撐的現代產業體系。[3]葉姮等(2015)提出,上海浦東新區集聚了新一代信息技術、智能制造裝備、生物醫藥與高端醫療器械、航空航天等戰略性新興產業,在科技和經濟全球化中成為科技、人才、資金等的關鍵節點,提升高端制造業發展規模與效益,逐步實現了地方產業結構的轉型升級。[4]田學斌、柳天恩(2018)、王麗媛等(2019)認為,要突破雄安新區傳統產業為主的困境,需推進傳統產業轉移和升級的同時,提高產業科技含量及附加值,培育壯大高端高新產業[5-6]。

(三)發展科技創新、吸引高端人才是產業升級轉型的關鍵

王璽、張勇(2010)提出目前中國所欠缺的是以研發為主的一般技術進步,提出科技對新區發展的重要性。[7]周桂榮、余思成(2014)提出,天津濱海新區借助科學產業技術來促進新興產業發展,并大力發展服務業來完善產業結構。[8]覃毅(2019)提出,雄安新區產業轉型升級需加大研發創新投入,提高服務型制造和生產性服務業比重,建設綠色生態社區。[9]

新興產業、高科技產業和現代服務業都需要人才支撐,需要構建宜居宜業的產城融合生態環境,用發展產城融合的新業態、新模式吸引人才。[10]王蓓、于國偉(2019)提出,烏魯木齊高新區(新市區)始終把人才作為園區發展的第一支撐要素。[11]王金營,賈娜(2019)提出雄安新區需引進創新性、復合型人才,培養能夠滿足新區產業發展的各類人力資本。[12]

二、福州濱海新城產業發展面臨的瓶頸

城市新區發展初期,一般存在原有產業層次較低、基礎設施建設滯后、人才緊缺等不足。目前福州濱海新城也存在類似問題,成為產業轉型升級的制約。

(一)紡織業、化纖制造業仍占主導,結構低端問題仍未緩解

福州濱海新城目前著力打造以大數據產業為主的新興產業,但紡織化纖等傳統產業占比仍然較高,如2017年,濱海新城所在的長樂區紡織業、化學纖維制造業兩項產業占制造業比重合計達到75.3%,計算機、通信和其他電子設備制造業占比僅為0.3%,濱海新城的高技術產業比重基本可以忽略不計,低于全市平均水平。現有的大數據產業園基本是以大數據應用型產業為主,缺乏國家級高新技術企業,缺乏硬科技產業。同時,外向型經濟較弱,從區域發展定位、產業規劃及土地開發集約度來看,與優先發展航空服務業、現代服務業、航空及相關先進制造業的目標存在明顯差距。

(二)傳統產業和大數據產業競爭優勢不足,短板問題突出

與長三角、珠三角地區城市相比,福州在吸引外資企業方面優勢不突出,同時,與廈門、泉州等周邊城市的園區也存在競爭。廈門作為副省級城市,城市環境、科教資源較好,吸引高端人才能力較強。廈門提出“十三五”期間打造平板顯示、計算機與通訊設備、機械裝備等十大產業鏈,與濱海新城主導產業存在一定的競爭關系,且濱海新城競爭優勢不突出,在核心技術、硬科技方面甚至存在較大的短板。

(三)產學、產教融合不夠,高端產業核心人才缺口較大

濱海新城各類高校與科研機構較少,學科設置與濱海新城以大數據為基礎的新型產業的對接仍未實現,大學、科研機構和企業之間的良性互動和共同發展的良好局面尚未形成,與青島、上海、廣州等城市相比,福州及濱海新城極其缺乏具有全國、全球影響力的海洋科研機構、海洋高科技產品和產業領軍人才。一些關鍵領域缺乏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核心技術,科研成果轉化能力較弱,對進口產品的依賴性較大。目前濱海新城城市建設、產業發展、社會發展所需要的各類優秀、高端的專業技術人才緊缺,制約了濱海新城產業轉型升級。

(四)基礎設施和配套設施建設滯后,宜業宜居尚有差距

濱海新城目前仍處于規劃建設實施階段,大量的基礎設施尚未建設完善,與福州中心城區、閩侯大學城的交通通達性仍有待改善。配套功能不健全,園區教育設施、醫療設施、人才公寓和員工宿舍等配套設施建設方面與企業要求存在一定分歧,影響招商項目落地和高端人才引進。生活氛圍仍未形成,目前新城人氣不夠,多數員工在老城和新城之間仍采用鐘擺式通勤方式。

(五)土地資源制約明顯,供先進制造業布局的土地有限

福州濱海新城四面環山環海,空間面積有限,濱海新城區域面積僅約188平方公里。區內可實際利用的土地資源緊缺,發展空間受限。扣除集中連片村莊,已開發建設用地以及不可開發山體、水域和生態廊道面積等,實際可開發建設用地相對緊缺,用地供求矛盾突出。同時,用地審批存在較大困難,并存在大量低效用地,嚴重制約該地區的開發建設。隨著一些臨空指向性的產業,如生物醫藥、電子信息等產業開始聚集,濱海新城的土地稀缺性問題日漸突出。

三、福州濱海新城產業發展對策

(一)發展硬科技,促進產業升級轉型

習近平于2019年11月在上海考察時強調,支持和鼓勵“硬科技”企業上市。硬科技代表核心競爭力,濱海新城要升級產業,提高區域競爭力,必須大力發展硬科技。硬科技的研發和應用需與已經形成初步優勢的大數據產業園合作,發展擁有自主知識產權和核心技術特色產業集群,推動濱海新區的產業結構優化升級。具體實施對策可為:

一是依托雪人股份等龍頭企業,匯聚國內外資源,建設氫能源產業基地。氫能產業帶動力強,是國家正在大力倡導發展的戰略性新興產業。位于濱海新城的雪人股份擁有雄厚的氫能源技術儲備,空壓機、氫氣液化和加氫站用的低溫冷凍機組等核心裝備已產業化,是全國為數不多的擁有氫能全產業鏈應用開發能力的企業之一。以雪人氫燃料電池項目和國電投氫燃料電池項目為龍頭,引進一批重大項目,整合對接國內外一流創新資源,集中突破包括燃料電池電堆及系統、氫氣循環泵等核心環節,積極爭取核能制氫相關國家科技重大專項落戶,建設國家級氫能技術協同創新平臺,加快構建領先國內、接軌國際的氫能全產業鏈生態圈,打響“氫能福州”的品牌。

二是依托原有強大的紡織產業基礎,大力引進和發展紡織機器人等人工智能產業(AI\AR\VR)。與北京航空航天大學、東華大學等院校合作,引進院士工作站,打造專業性的孵化器,引進領軍團隊,從紡紗到印染等環節,打造全系列的紡織機器人生產研發基地,有效降低長樂紡織產業的生產成本,提升紡織產業的競爭能力。在此基礎上,集聚和吸引智能制造人才,拓展機器人視覺、傳感器、伺服器、控制系統等產業,力爭形成東南沿海重要的工業機器人生產基地,形成機器人產業細分領域差異化的競爭優勢,改變福州市機器人產業相對落后面貌,形成AI產業發展的引領效應。

三是依托比特大陸等龍頭企業,積極發展區塊鏈產業。鼓勵和支持比特大陸在濱海新城建設研發中心,落實《關于加快福州市區塊鏈產業發展的三條措施》,力爭在三年內,通過資金補助等方式鼓勵區塊鏈企業落地福州,鼓勵傳統企業開展區塊鏈應用落地,推動區塊鏈應用示范工程建設和發展。

四是依托東南健康醫療大數據中心,全面促進健康醫療大數據匯聚、應用和產業服務模式的落地。依托省電子信息集團、中電數據與清華—福州數據技術研究院,組建東南健康醫療大數據產業聯盟;依托貝瑞和康,引進更多的龍頭企業和專業人才,打造醫學研究和試驗發展、生物技術推廣服務的產業高地。加快打造國內首創的“數字健康新生態”。

(二)建設“藍色硅谷”,以科技帶動海洋產業升級轉型

2016年12月,福州成功獲批海洋經濟發展示范區,但目前僅有小規模的近海養殖業。根據國內外經驗,海洋科技的研發中心均位于海濱城市的中心城區內。比如,廈門擁有自然資源部第三海洋研究所,青島素以海洋科技城著稱,擁有海洋國家實驗室、中國海洋大學、中科院海洋研究所等28家國家級涉海科研機構,擁有占全國30%的高級海洋專業人才、占全國70%的涉海領域兩院院士,承擔著全國50%以上的國家級海洋科研項目。目前福州的藍色產業園距中心城區超100公里,無城市依托,產城融合問題不能有效解決,無法有效承載海洋高科技研發。當前,應借助建設省會中心城市副中心的機遇,在濱海新城布局高端的海洋研發基地,吸引國內外高端人才,建設“藍色硅谷”。具體實施對策為:

一是鼓勵和支持福州市科研機構和龍頭企業與國外著名高校、海洋研究機構和知名企業展開合作,積極引進大院大所,共同建設一批國家級或省級工程(技術)研究中心、工程實驗室、研究院等技術中心,扶持建設2-3家國際聯合研發中心和國際技術轉移轉化中心,如借助天津大學、新加坡國立大學進駐濱海新城機遇,吸引一批“國字號”海洋科技重大科研平臺落戶,集中布局海洋科研、教育、成果轉化、學術交流等重大平臺項目,加快海洋高科技研發、高科技人才、高科技產業和服務機構集聚,大幅提高自主創新、成果轉化和產業培育能力,努力建設國際一流的海洋科技研發中心、海洋成果孵化中心、海洋科技人才集聚中心、海洋新興產業培育中心和海洋知識產權交易中心,打造海洋科技新城。

二是引進和培育龍頭企業,打造高技術海洋產業基地。發揮清華大學福州數據技術研究院有限公司技術儲備優勢,推動遠距離無線寬帶通信、海上風電智慧運維平臺系統等關鍵技術的成果轉化,大力攻堅數字海上風電產業核心技術,以數字海上風電為切入點,建設數字海上風電產業研發基地,實現大數據、物聯網、云計算、人工智能、通信網絡等新一代信息技術與實體經濟深度融合。

(三)以休閑旅游業促產城融合,優化生態環境和產業結構

從日本東京灣的臨海副都心、幕張副都心、橫濱MM21三個濱海新區及比利時的安特衛普、舊金山灣的奧克蘭等濱海城市發展軌跡看,濱海新區發展旅游業不僅能提升現代服務業,而且能通過良好的自然環境和自然景觀吸引眾多高端人才,很多高端的研究機構和企業研發機構、高端制造業隨景而至,產業梯度得以提升。具體實施對策為:

一是挖掘“海上福州”資源優勢,打造具有“江風海韻”獨特氣質的現代濱海旅游目的地。具體實施對策為:發揮區位優勢和資源優勢,打造福州濱海旅游的增長極。抓住地鐵六號線通車和機場地鐵快線的建設機遇,依托濱海新城建設,抓緊進行濱海沙灘利用與修復,提升下沙濱海旅游度假區的景觀質量,建設濱海新城核心觀光帶和南澳沙灘礁石公園,連接閩江口生態濕地公園,形成濱江、濱海旅游帶。通過休閑旅游經濟帶動,福州城市內部會形成更多與休閑游配套的具有旅游功能的公共空間及休閑空間,推進產城融合,優化人居環境。

二是加快福州濱海旅游服務經濟與大數據產業融合,發展智慧旅游。推進文旅融合。海洋旅游文化與福州本地的藝術文化、民俗文化、飲食文化、溫泉文化等多元文化融合,深度提升福州城市文化旅游產品。帶動濱海地區本身形成集旅游服務、商業、辦公、交通為一體的城市休閑綜合體,打造濱海新城的獨有文化氣質和IP形象。

三是把握福州作為海上絲綢之路核心區、自由貿易試驗區、國家海洋經濟發展示范區等優勢,以郵輪旅游發展實驗區建設為抓手,以郵輪母港建設為核心,建立健全國內外尤其是海上絲綢之路的多邊合作機制,將福州建設成為海絲國際郵輪旅游中心。打造集航運、口岸、國際物流中轉、免稅服務、金融服務于一體的國際性郵輪產業鏈,使福州郵輪旅游發展實驗區成為海絲郵輪旅游創新發展引領區。

(四)加快推進大數據技術應用,推動產業升級轉型

福州濱海新城著力發展國家級互聯網骨干直聯點、國家東南健康醫療大數據中心、國家國土資源大數據應用中心、國家安全生產監管監察大數據平臺分中心、福建省超級計算中心二期等多個國家級、省級重點項目,將逐一落地商務云等大數據項目。大數據硬件基礎較好,健康大數據的應用產業、動漫產業、VR技術有較好的基礎。充分發揮大數據技術對關聯產業、傳統產業的帶動作用,通過數字項目帶動跨領域、跨產業的產、學、研融合發展,可重點帶動的產業領域包括智能物聯網、大數據存儲、生物醫藥、高端智能裝備等領域,推動濱海新城傳統產業轉型升級。

(五)抓好科創人才隊伍建設,以人才高地助推產業高地建設

高度重視區域人才集聚是產業轉型升級的關鍵,促進福州濱海新城形成“產業聚人才、人才興產業”的良好態勢。人才隊伍既包括科技人才也包括管理人才、創業人才等。首先,集聚科創人才。圍繞重點行業,吸引、培養一批高端制造業、硬科技產業、現代服務業的高端人才,并營造創新創業環境,充分釋放人才創新創業活力,打造人才高地,以軟要素創新克服土地等硬要素的局限;其次,集聚管理人才隊伍。圍繞濱海新城的門戶城市定位和主導產業方向,吸引優秀園區和新區管理人才,推動管理創新,激發濱海新城整個城市治理體系、產業組織體系創新活力。

[參考文獻]

[1]張曉寧,金楨棟.產業優化、效率變革與國家級新區發展的新動能培育[J].改革,2018(2):109-121.

[2]陳映,張暾楨.城市新區建設中的產業選擇與配置—以天津濱海新區為例[J].城市發展研究,2014,21(5):17-20.

[3]章西雯.解讀青島西海岸新區產業轉型發展規劃[J].走向世界,2014(4):52-55.

[4]葉姮,李貴才,李莉等.國家級新區功能定位及發展建議—基于GRNN潛力評價方法[J].經濟地理,2015(2):92-99.

[5]田學斌,柳天恩.創新驅動雄安新區傳統產業轉型升級的路徑[J].河北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18,43(4):70-75.

[6]王麗媛,孫睿,李俊強.雄安新區產業轉型與升級的路徑研究[J].現代營銷(經營版),2019(3):45.

[7]王璽,張勇.關于中國技術進步水平的估算—從中性技術進步到體現式技術進步[J].中國軟科學,2010(4):155-163.

[8]周桂榮,余思成.天津濱海新區產業發展困境與轉型升級路徑[J].天津商業大學學報,2014,34(6):35-40.

[9]覃毅.雄安新區傳統產業的功能定位與轉型升級[J].改革,2019(1):77-86.

[10]陳疇鏞.推進“十片”產城融合,吸引人才創業創新[J].杭州(周刊),2015(12):16-17.

[11]王蓓,于國偉.烏魯木齊高新區(新市區)全力打造人力資源協同發展產業體系[J].中國科技產業,2019(8):28-29.

[12]王金營,賈娜.雄安新區產業發展與人力資源適應配置研究—對比硅谷啟迪雄安發展[J].燕山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19,20(4):51-60.

[責任編輯:潘洪志]

热带动物园登陆
李逵劈鱼平台游戏下载 15选5 江苏体彩11选五号码推荐 旺旺大庆麻将下载 排列3大底500注 英超亚洲杯 九游棋牌正规吗 重庆百变王牌qq群 怎么炒股 北京快3开奖 车联网费用 广西十一选五手机版下载 云南11选5遗漏 幸运28在线预测走势图 分分彩后一大小规律 新浪竞彩比分直播即时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