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國旅游消費和第三產業發展的實證研究

2020-02-06 03:53:45 商業經濟 2020年1期

閆丹丹 方忠權

[摘 要] 旅游業已經成為我國現代服務業的重要組成部分,也是近年來經濟最具有活力和潛力的產業之一。本研究采用1994-2017年國內旅游收入、入境旅游收入和第三產業增加值的時間序列數據,運用ADF檢驗、協整檢驗和Granger因果檢驗等分析方法,研究旅游消費和第三產業發展之間的關系。結果表明:LNGDP3、LNTR1和LNTR2的一階差分是平穩序列;入境旅游消費、國內旅游消費與第三產業增加值之間存在協整關系,且國內旅游消費每增加1%,第三產業產值增加0.6403%,入境旅游消費增加1%,第三產業產值增加1.0384%,入境旅游在促進第三產業增加值方面的作用大于國內旅游業;在5%顯著性水平上,我國旅游業發展與第三產業發展之間不存在雙向格蘭杰因果關系,相反,在不同滯后期,旅游發展與第三產業發展之間存在單向因果關系。

[關鍵詞] 旅游消費;國內旅游;入境旅游;第三產業;實證研究

[中圖分類號] F59[文獻標識碼] A[文章編號] 1009-6043(2020)01-0054-03

一、引言

經過改革開放40年的快速發展,旅游業已經成為我國現代服務業的重要組成部分,是近年來我國經濟最具有活力和潛力的行業之一。旅游消費的持續上升,旅游逐漸成為促進經濟增長、刺激內需的重要突破口。隨著經濟的快速發展,人們的消費不在局限于吃穿住行,而是開始往享受型消費轉變。旅游作為一項健康、綠色的消費受到大家越來越多的關注。截止到2018年末,國內旅游人數達到55.4億人次,國內旅游收入達到51278億元,旅游外匯收入達到1271億美元,相較于1994年增長了4910%和1636%,第三產業的增加值為469575億元,較1994年增長了2709.7%(數據來源:http://data.stats.gov.cn/easyquery.htm?cn=C01)。雖然旅游消費對第三產業發展具有較大的促進作用已得到廣泛的認可,但目前關于國內旅游消費、入境旅游消費與第三產業發展的相關研究仍然較為欠缺,特別是國內旅游消費的促進大,還是入境旅游的促進大,相關研究較少。本研究通過對獲得的數據進行協整分析,研究我國旅游消費和第三產業增加值之間的關系,研究結果對政府制定相關旅游政策具有一定的參考價值。

二、文獻回顧

本文以“旅游消費”為篇名在CNKI上進行檢索,得到1539篇,進行計量可視化分析,主題分析中594篇是旅游消費,占20.86%,225篇是旅游消費行為研究,占7.9%。關于旅游消費問題,許多學者進行了相關研究,研究主要集中在四個方面:(1)旅游消費行為研究。大多數學者側重于研究當代大學生的旅游消費行為,認為當代大學生旅游消費意愿較強,需求旺盛,旅游動機多樣,但是消費較低[1-2]。(2)旅游消費的影響因素研究。認為影響旅游消費的因素是旅游收入和旅游消費觀念[3-4]。(3)旅游消費與經濟增長之間的關系研究。認為旅游消費對經濟增長有促進作用[5-8]。(4)旅游消費與第三產業發展的關系研究。認為旅游消費能夠帶動第三產業的發展,且兩者之間通常存在格蘭杰因果關系[9-11]。

對于國內研究,總體來看,在研究方法上,早期主要以定性分析為主,近年來大多采用定量分析,但大多以計量經濟學方法為主,研究方法需要進一步豐富和發展。在研究內容上,旅游消費與第三產業發展的關系研究,大多側重于入境旅游與第三產業發展的關系研究,而對于國內旅游和入境旅游對第三產業發展的比較研究明顯不足,本文側重對旅游消費與第三產業發展之間關系的定量分析,以期進一步豐富旅游消費的相關研究。

三、旅游消費與第三產業發展的實證分析

(一)數據來源和指標選取

本文通過國家統計局官網、統計年鑒和旅游統計年鑒搜集到了1994-2017年我國國內旅游收入(TR1),單位億元,旅游外匯收入(TR2),單位億美元,和第三產業增加值(GDP3),單位為億元。為了使旅游外匯收入與國內旅游收入的單位保持一致,對旅游外匯收入進行匯率換算,并以1994年為基期(1994=100),運用居民消費價格指數對旅游收入進行處理,運用GDP指數對第三產業增加值進行處理。由于對原始序列取自然對數不僅不會改變變量之間的統計特性,而且還能消除模型中的異方差,估計出來的參數為被解釋變量對解釋變量的彈性,分別記為LNGDP3、LNTR1和LNTR2,相應的一階差分記為DLNGDP3、DLNTR1和DLNTR2。

(二)單位根檢驗

一般來說,經濟時間序列大多是非平穩的,時間序列的不穩定性會導致“偽回歸”,“偽回歸”會致使各項統計檢驗毫無意義。因此,為了避免“偽回歸”的發生,有必要在執行其它步驟之前對時間序列進行平穩性檢驗,即單位根檢驗。單位根的檢驗方法主要有PP(Phillips-Person)單位根檢驗和ADF(Augment Dickey-Fuller)檢驗法、KPSS單位根檢驗、ERS單位根檢驗[12]。在本文中,采用的是ADF檢驗法進行單位根檢驗,檢驗的最優滯后步長根據信息準則確定,檢驗結果見表1。ADF檢驗的一般形式為:

原假設H0:δ=0,備選假設是H1:δ <α。

從表1中可以看出:變量LNGDP3的ADF的統計量等于-1.876334,而1%、5%、10%三個顯著性水平臨界值分別是-3.752946、-2.998064、-2.638725。對比可知,LNGDP3是非平穩序列。對LNGDP3取一階差分,檢驗結果可以看到DLNGDP3的ADF統計量等于-7.745993,而1%顯著水平下的臨界值是-3.769597,所以在5%的顯著水平下拒絕原假設,一階差分后的序列是平穩序列。同理可得,LNTR1和LNTR2的原始序列都不平穩,一階差分后的序列是平穩的。所以以上三個序列一階差分后都是平穩序列,即I.(1)。

(三)協整檢驗

E-G兩步法適用于單個方程的協整檢驗,由于本研究的式(1)中的模型只涉及2個變量,因此本文采取E-G兩步法對序列進行協整關系的檢驗。根據上述單位根檢驗結果,序列LNGDP3以及LNTR1、LNTR2是一階單整序列,即I(1)。序列是一階單整滿足協整檢驗的前提條件,并且可能存在協整關系。

(1)LNGDP3與LNTR1的協整方程如下(括號內的數值為t值):

LNGDP3=5.3552+0.6403LNTR1 (2)

(7.5319)(7.6789)

其中,Adjusted R-squared=0.7159,F=58.9663,D.W.=1.7753

運用Eviews7.2對方程(2)的殘差進行單位根檢驗,檢驗得到ADF統計值是-4.094945,而在此檢驗結果下1%、5%和10%水平的臨界值分別為-3.752946、-2.998064和-2.638712。比較可知,在1%的顯著水平下,方程(2)的殘差通過ADF檢驗,表明殘差平穩。因此第三產業增加值與國內旅游外匯收入之間具有協整關系。從方程(2)可以得出,國內旅游消費每增加1個百分點,GDP3將增加0.6403個百分點。這表明國內旅游消費對促進第三產業增加值具有重要作用。

(2)LNGDP3和LNTR2的協整方程,如下(括號內的數值為t值):

LNGDP3=3.1828+1.0384LNTR2 (3)

(2.6003)(6.2250)

其中,Adjusted R-squared=0.6214,F=38.7511,D.W.=1.5796

運用Eviews7.2對方程(3)的殘差進行單位根檢驗,檢驗得到ADF統計值為-3.710483,而在此檢驗結果下1%、5%和10%水平的臨界值分別為-3.752946、-2.998064和-2.638712。通過對比可知,方程(3)的殘差通過平穩性檢驗,表明殘差序列平穩。第三產業增加值與國際旅游外匯收入之間具有協整關系。從方程(3)可以看出,入境旅游消費每增加1個百分點,GDP3將增加1.0384個百分點。這表明入境旅游消費對促進第三產業增加值增長有重要的作用,其作用要大于國內旅游消費對第三產業增加值的推動作用。

(四)格蘭杰因果檢驗

綜合上述的檢驗結果,旅游消費和第三產業之間存在長期穩定的均衡關系。以下是Granger(格蘭杰)因果檢驗,以分析國內旅游和第三產業、入境旅游和第三產業之間是否構成因果關系。也就是說,國內旅游和入境旅游帶動了第三產業發展或是第三產業的發展,促進了國內旅游和入境旅游的發展,再就是還存在其他關系。以5%的顯著水平分析其結果。本文按照AIC和SCI最小準則,通過向量自回歸模型(VAR)確定國內旅游與第三產業增加值及入境旅游與第三產業增加值之間的最佳滯后期為2[14],檢驗結果見表2。

格蘭杰因果檢驗表明,在5%顯著水平,當滯后期為1時,檢驗拒絕了LNTR1、LNTR2不是LNGDP3的格蘭杰原因的假設,不拒絕LNGDP3不是LNTR1、LNTR2的格蘭杰原因假設。結果表明,當滯后期為1時,國內旅游和入境旅游是第三產業增加值的單向格蘭杰原因。當滯后期為2時,檢驗拒絕了LNGDP3不是LNTR1的和LNTR2不是LNGDP3的格蘭杰原因假設。不拒絕LNTR1不是LNGDP3的和LNGDP不是LNTR2的格蘭杰原因假設。表明當滯后期為2時,第三產業增加值是國內旅游的單向格蘭杰原因,入境旅游是第三產業增加值的單向格蘭杰原因。綜上顯示第三產業與旅游消費之間不存在雙向的格蘭杰原因。

四、結論

第一,根據ADF單位根檢驗結果可知,LNGDP3、LNTR1和LNTR2的原始序列在10%的顯著性水平下都不平穩。而一階差分是平穩序列,說明序列LNGDP3、LNTR1和LNTR2都是一階單整序列,即I(1),因此具備協整檢驗的前提條件,可以進行協整檢驗。

第二,從協整檢驗可以看出,國內旅游消費、入境旅游消費與第三產業增加值之間存在協整關系。國內旅游消費每增加1%,第三產業增加值增加0.6849%,入境旅游消費每增加1%,第三產業增加值增加0.9963%。由此可以看出,國內旅游消費和入境旅游消費對提升第三產業增加值具有重要作用。入境旅游對第三產業增加值的促進作用大于國內旅游消費。主要是因為旅游業涉及到了第三產業的各個層面,且對第三產業的貢獻正在不斷增強。

第三,根據格蘭杰因果關系檢驗結果可知,在5%顯著性水平下,我國旅游發展與第三產業發展之間不存在雙向因果關系。在不同的滯后期,旅游業發展與第三產業發展之間只存在單向因果關系。

[參考文獻]

[1]吳俊,孫寶鼎,李學琴,朱吉.當代大學生旅游消費行為探析——以自貢市高校為例[J].中國集體經濟,2019(3):18-20.

[2]錢柯.當代大學生旅游動機及其旅游消費行為分析——以南京市大學生為例[J].現代營銷(下旬刊),2018(11):250-251.

[3]王笑一,張婭偉.農村居民國內旅游消費的影響因素分析[J].中國商貿,2014(18):163-164.

[4]鄧祖濤,吳必虎.農村居民旅游消費影響因素的空間計量研究——基于靜態和動態空間面板模型的比較分析[J].旅游論壇,2017,10(5):28-40.

[5]張麗峰.我國國內旅游消費與經濟增長動態關系研究[J].技術經濟與管理研究,2015(6):124-128.

[6]郭沙.旅游消費對經濟增長的影響分析——基于Panel-Data模型[J].商業經濟研究,2016(6):31-33.

[7]詹軍.遼寧省入境旅游發展對經濟增長促進作用研究[J].牡丹江師范學院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17(5):27-31.

[8]李倩,陳龍龍,張嫚.陜西省入境旅游消費對經濟增長的影響研究[J].納稅,2018,12(25):124+126.

[9]胡珀.安徽省入境旅游與第三產業發展關系的實證分析[J].黑龍江對外經貿,2011(7):138-139.

[10]龍雲.天津市入境旅游和第三產業發展的實證研究[J].現代經濟信息,2015(16):462-463.

[11]徐陽.西藏旅游發展與經濟增長、第三產業增長動態關系研究——基于西藏1981-2015年數據的實證分析[J].西藏科技,2018(4):22-25.

[12]鄒曉明,張坤.旅游業與第三產業收入關系研究———以江西省為例[J].江西社會科學,2007(9):253-256.

[13]李子奈,潘文卿.計量經濟學(4版)[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15.

[14]李美婷,李凡.云南省旅游發展與經濟增長、第三產業動態關系研究[J].經濟研究導刊,2015(10):227-229.

[15]龍小雨.國際旅游收入與第三產業經濟的回歸分析[J].中國商界(下半月),2009(10):235-236.

[16]蔣麗玲.桂林入境旅游消費與經濟增長關系研究——基于VAR模型[J].現代商貿工業,2016,37(27):20-22.

[責任編輯:王鳳娟]

热带动物园登陆
西甲球队名单 上海十一选五走势图下载 福利彩3d太湖字谜 现金提现的二人麻将 湖南幸运赛车官方网站 一点红四肖选1肖网站 深圳福彩走势图 韩国快乐8彩官网 王者陕西麻将下载2019 排球比分直播体球网 陕西体彩11选5开奖 网上讲课平台如何赚 大唐棋牌斗地主群 sg赛车基本走势图表 辽宁快乐十二选五一 东北四人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