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FA背景下海峽兩岸深化農業經貿合作的研究

2020-02-06 03:53:45 商業經濟 2020年1期

左武榮

[摘 要] 海峽兩岸的農業經貿合作自ECFA實施以來,有了長足的進步。從理論研究出發,分析了兩岸農業經貿合作的現狀及深化合作的必要性。兩岸需把握當前的機遇,通過推進與完善ECFA后續談判、深化與升級現有合作模式、加強與促進合作的全方面化等途徑,實現深化兩岸農業經貿合作的目標。

[關鍵詞] ECFA;海峽兩岸;農業經貿合作

[中圖分類號] F320[文獻標識碼] A[文章編號] 1009-6043(2020)01-0136-03

臺灣與大陸恢復正式交流31周年來,在不同的歷史時期,農業方面的經貿合作與其他方面一樣,受各種因素的影響起伏不斷,在曲折中向前發展。2010年6月29日,兩岸簽署了《海峽兩岸經濟合作框架協議》(簡稱“ECFA”),并于2010年9月12日正式實施。ECFA正式實施8年多來,對兩岸經濟貿易的發展帶來了很大的促進作用,也為兩岸農業合作提供了嶄新的條件和空間。隨著ECFA效應的逐步加深,以及大陸經濟轉型升級的深入,兩岸農業經貿合作關系的現有合作模式已經不能完全適應時代的要求。因此,兩岸需把握當前的機遇,通過推進與完善ECFA后續談判、深化與升級現有合作模式、加強與促進合作的全方面化等途徑,實現深化兩岸農業經貿合作的目標。

一、理論概述

ECFA正式實施之后,好多國內學者從不同角度對其促進兩岸農業經貿關系方面進行了研究。林宗建等(2016)通過引力模型對ECFA在臺灣農產品交易潛力方面的影響進行了分析,得出ECFA短期內對兩岸之間貿易流量的影響還不夠明顯,但假以時日,貿易創造效應肯定會有所體現[1]。杜世雄等(2017)利用Novy(2011)模型對ECFA實施后兩岸農產品的貿易成本進行了測算,發現交易成本明顯下降,但貿易自由化程度不高[2]。謝國娥(2018)通過建立兩岸農業博弈的基本模型,分析得出在ECFA框架下,兩岸農業要實現長期持續穩定合作,必須本著平等互惠的合作精神,建立互信合作的關系[3]。程同順等(2018)則從分析臺灣地區農業的優勢之處著手,提出了兩岸農業互為需要、取長補短的合作思路[4]。其實,不論是從區域經濟一體化理論的角度,還是ECFA實施以來的實證研究,兩岸之間的框架協議對于農業經貿合作的促進作用是勿庸置疑的,而且隨著時間的推移,效用會越來越明顯。但是,由于政治因素等錯綜復雜的影響,再加上大陸經濟轉型的進一步深入,當前兩岸農業經貿合作關系已不能滿足長遠發展的要求,需要進入深化合作的新階段。

二、兩岸農業經貿合作的現狀分析

(一)臺灣農業的比較優勢

臺灣現代農業從20世紀80年代起步,借助于現代科學技術的支撐,發展得較為迅速。到20世紀90年代初,形成了“精致農業”的特色,其主要標志是各類農產品突出了地區特色與發展成區域品牌,如大陸消費者熟悉的金鉆鳳梨等。而近年來,“休閑農業”開始成為臺灣農業新的發展方向,引導臺灣農業向更高的層次發展。與大陸地區相比較,臺灣地區的農業主要有以下比較優勢:

1.地理位置與氣候條件優良。獨特的自然地理位置與適宜的氣候條件,是臺灣諸多高品質熱帶、亞熱帶農產品與海洋水產品的天然基礎。

2.高科技含量的農業生產。例如在生物育種技術與農業技術應用方面,臺灣的水平要遙遙領先于大陸。臺灣地區一直致力于農業作物優良品種的引進與改良,一方面通過引進了適合本地區生長的優良農作物品種,豐富了農產品的結構;另一方面注意對品種進行改良,以取得更好的生產品質與生產規模,并積極將改良品種推廣給農戶。例如其諸多水果兩三年就會出現更為優良的品種。除了對種源進行改良外,臺灣在植物培育方面的菠蘿蜜植法、甘蔗條植法、果樹矮化培植等技術十分先進;家禽、家畜、水產品的養殖技術與疾病預防方面一直是其他國家和地區效仿的。

3.完善的農業合作組織。臺灣的農業合作組織十分完善與發達,有農會、漁會、農業合作社、農田水利會、農業產銷班等。這些農業合作組織層級分明、職責明確,在“政府”與農戶之間進行協調,為臺灣農業在不同歷史時期的轉型發展做出了很大的貢獻。

(二)大陸農業的發展現狀

大陸的農業歷史悠久而輝煌,以不到世界10%的耕地面積養活了世界22%的人口,農業生產規模遠遠超過了臺灣地區。但是與臺灣地區相比,大陸的農業生產不夠“精致”,長期的粗獷發展付出了資源與環境方面的巨大代價。大陸地區的農業現代化發展,還存在著一些明顯的不足,如農業集約化程度不高,機械化基礎薄弱;農產品品質安全形勢嚴峻,突破國際綠色貿易壁壘困難重重;農業從業人員文化素質偏低,高素質人才缺口大。

(三)兩岸農業經貿合作的現有模式

兩岸農業經貿合作關系發展至今,已基本形成臺商對大陸的農業投資、兩岸雙邊農產品貿易、農業合作試驗區與臺灣農民創業園等模式。

1.臺商對大陸農業投資為重要主體。當前兩岸的農業在投資方面的合作基本就是臺商對大陸的投資,這也是當前兩岸農業經貿合作的最為主要的模式。目前,臺商的投資從地域上主要集中于華東、華南地區,從行業上主要集中于食品制造業。

2.雙邊農產品貿易為重要補充。ECFA簽訂與實施以來,兩岸地區的農產品貿易額基本呈逐年上升趨勢(見下表,2016年受政治因素與臺灣自然災害影響是例外),以臺灣出口大陸的農產品貿易額為例,2010年到2018年增長了136.6%。

3.農業合作試驗區與臺灣農民創業園為重要載體。由于大陸方面政策的扶持與引導,海峽兩岸農業合作試驗區和臺灣農民創業園平臺成為兩岸農業經貿合作的重要載體,它們有效地承接了臺灣農業產業轉移,成為臺農臺商在大陸投資創業的首選平臺。截至2019年6月,大陸在9個省市建立了海峽兩岸農業合作試驗區,在14個省市建立了29個臺灣農民創業園(數據來源:海峽兩岸農業合作網)。

三、兩岸深化農業經貿合作的必要性

(一)臺灣農產品需要大陸市場

進入21世紀以來,經濟全球化與區域經濟合作的趨勢在同步加強,各國各地區之間包括農產品在內的貿易自由化程度也有所提高,特別是在WTO的《巴厘一攬子協定》簽署之后。但是,由于主要競爭對手東盟加強了內部合作以及分別與大陸、日、韓簽署了自由貿易協定,臺灣農產品在亞洲這個主要出口市場被邊緣化的壓力也日益明顯。分析歷年來大陸與臺灣農產品的進出口數據可以得知,目前大陸市場已經成長為臺灣農產品出口的第一大市場,臺灣的農產品對大陸市場的依賴程度相當高。2018年臺灣農產品對大陸出口額為12.68億美元,占其全部農產品出口額的比重達到23.2%,2019年1-5月,對大陸出口的占比更是上升到了25.1%(數據來源:臺灣行政院農業委員會)。隨著大陸在“一帶一路”、上海合作組織、亞太經合組織等區域經濟合作組織中的引領作用的發揮以及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在WTO等國際組織中地位的日漸提升,臺灣地區需要主動融入大陸主導的區域經濟合作中,以便更好地鞏固這個最大的出口市場。

(二)大陸需要臺灣的技術經驗

前文所述,臺灣在農業方面有自己的比較優勢,而這些也是致力于現代農業轉型升級的大陸所需要的,兩岸進行緊密合作,才能實現優勢互補。臺灣擁有先進的農業生產技術,但臺灣地區土地資源有限、勞動力成本高昂,制約了臺灣農業的規模化、集約化發展;而大陸的農業生產則是地廣人多,正好適合臺灣先進技術的轉移。這樣一方面使得臺灣的農業資本獲得新的利潤增長點,實現“英雄有用武之地”,另一方面大陸可以吸收先進的農業生產技術,快速縮小自己與世界先進水平的差距,加快實現農業發展的轉型升級。另外,大陸現行的農業合作組織作用的發揮尚不夠到位,可以借鑒臺灣在這方面的組織經驗,以便更好地在政府與農民之間發揮應有的作用,更好地為國家“三農”政策服務。

(三)兩岸現有合作模式的不足

當前兩岸農業經貿合作的現有模式中,有著明顯的不足之處,制約了兩岸農業合作關系的進一步深入發展。

在臺商對大陸的投資方面,主要是各種不均衡的缺陷。比如從投資地區講,臺商的投資目的地過于集中在大陸東部、東南部沿海發達地區。而對于農業資源同樣豐富的西部地區,如寧夏、青海、新疆、甘肅等地,由于基礎設施完善度不夠、要素市場不齊全等原因,基本沒有吸收到臺商投資。另外,從投資行業上來講,臺商的投資過于集中于食品制造業與木竹制造業,而種植業、畜牧業、漁業等傳統農業的投資相對不足。

在雙邊農產品貿易方面,主要是雙方的貿易條件不對等。根據ECFA的安排,“早收清單”實施初期,大陸對臺灣開放539項產品,其中18項為農產品;而臺灣對大陸開放267項產品,農產品則沒有列入其中。后來“早收清單”的范圍雖略有擴大,但臺灣仍然沒有將農產品列入其中,而且截止到目前為止,臺灣市場的許多項農產品仍然沒有對大陸開放。由此可見,兩岸在雙邊農產品貿易方面,是存在著嚴重的貿易條件不對等的,臺灣地區在進口農產品方面對大陸所設置的障礙,無疑會給雙方更深層次的合作帶來不利影響。

海峽兩岸農業合作試驗區和臺灣農民創業園雖然已經成為臺商臺農到大陸進行農業投資的重要平臺,但目前仍有農業基礎技術條件落后、政策配套與協調不完善、組織與服務能力欠缺等問題,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臺商臺農投資的效果與積極性。

四、兩岸深化農業經貿合作的路徑

(一)推進與完善ECFA后續談判

當前的ECFA中涉及到的農產品比例還很小,而且還是大陸單方面給予臺灣地區的優惠,臺灣沒有給予大陸進口農產品任何的稅收減讓優惠。首先,作為WTO成員的雙方,一個應盡的義務是對等開放市場,而臺灣地區顯然還任重而道遠。其實,逐步相互完全開放農產品市場,對兩岸雙方是合則兩利的事,不僅可以最大程度實現兩岸農業的優勢互補,還可以讓自己的農產品市場逐步適應國際競爭壓力,從而主動優化農產品產業結構、提升品質、降低成本,更好地增強國際競爭力。因此,后一階段雙方應該在鞏固現有合作的基礎上,進一步推進與完善ECFA的后續談判,擴大農產品在“早收清單”中的比例和份額,消除兩岸農業合作的壁壘與不對等的貿易條件,為兩岸農業經貿合作的進一步深化掃清障礙。

(二)深化與升級現有的合作模式

對于當前兩岸合作的三種現有主要模式而言,都需要一定程度的深化與升級。在農業投資方面,首先,目前主要是臺商臺農單方向對大陸進行投資,而欠缺大陸對臺灣農業的投資,這主要是因為臺灣實行對大陸的緊縮性經貿政策造成的。而臺灣對大陸的農業投資,也主要是由市場驅動的。這說明兩岸政府(尤其是臺灣)方面的主導作用發揮還有很大的潛力可以挖掘,這也應該是提升兩岸農業合作的一個重要方面。其次,臺資對大陸農業的投資存在地區及行業的不均衡問題,也需要大陸政府通過政策引導、改善西部地區農業基礎設施與配套設施等措施加以改進,推動臺資向西部地區進行轉移,充分利用好西部地區豐富的農業資源,為實現西部大開發目標提供助力。此外,后一階段的合作重點可以考慮提升傳統農業的投資力度,并將農業制造業與工業、服務業進行聯合,提升農業投資的寬度與深度。在非對等條件下的雙邊農產品貿易,可以通過推進后續ECFA談判來進行改善。第三,大陸地方政府要更好地利用海峽兩岸農業合作試驗區和臺灣農民創業園平臺,在提升服務職能、加強組織協調、落實配套政策方面下功夫,提升臺商臺農的投資積極性。

(三)加強與促進合作的全方位化

1.細化農業生產的合作內容

當前,兩岸之間的農業合作更多集中于生產階段,其實就農業產業鏈而言,產前階段的合作也是大有可為的。臺灣地區在產前階段的育種、飼料、農藥、化肥、農機等方面相比大陸都有明顯的比較優勢,但目前兩岸在這方面的合作還比較少,而這些因素又是大陸農產品提升品質、規避綠色貿易壁壘、提升國際競爭力的重要前提,應該是以后相當長一段時間內開展合作的重要內容。

2.提升農業國際市場營銷合作

兩岸在農產品的國際市場營銷方面,各有自己的優勢,應該取長補短,共同進步。臺灣地區的農產品除銷往大陸市場外,還重點銷往日本、美國及東南亞市場,與中國農產品的出口市場相近,在應付這些國家的諸如農藥殘留、綠色標簽、綠色包裝、檢驗檢疫等綠色貿易壁壘方面有許多值得大陸借鑒的成功經驗。另外,品牌營銷方面也是臺灣的優勢所在。而大陸在區域經濟一體化中的主導地位與地緣優勢,又是臺灣農產品開拓國際市場可以借助的。

3.促進農業合作組織之間的交流

臺灣的各級農業合作組織在臺灣農業的科技發展、產業轉型升級、產品國際銷售等方面都起著舉足輕重的作用,而大陸的農業合作組織定位不清晰、發揮功能不明顯、組織協調不到位,與臺灣同行相比差距較大。下一階段,可推動兩岸之間民間農業合作組織的交流,開闊大陸農業合作組織的眼界、找到自己的問題與差距,更好地發揮自己的職能,從而對兩岸農業經貿合作起到應有的促進作用。

4.加強優質農產品的電商合作

大陸有著臺灣艷羨的廣闊市場,同時還有著“互聯網+聯時代臺灣暫時不能比擬的電商環境。大陸的電子商務起步早、發展快,目前電商服務已經是全球領先的水平,生鮮農產品的電商市場同樣增長迅猛。而臺灣的精致農業、休閑農業所產生的優質農產品,如果能與大陸的電商相結合,將使臺灣優質農產品在大陸市場的銷售成為一個持續增長的動力。從長遠角度看,這也是全球農產品貿易的一個新的增長點。

ECFA的簽訂與實施,掀開了兩岸農業經貿合作的新篇章,不過這只是一個開始。當前全球經濟一體化與各種貿易爭端并存,農產品的國際市場競爭壓力很大。摒棄前嫌,通力合作,優勢互補以及攜手深化農業經貿合作是兩岸的必由之路。

[參考文獻]

[1]林宗建,林梅桂,楊金發,林本喜.ECFA對臺灣農產品貿易潛力的影響[J].福建農林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16(19):60-64.

[2]杜世雄,李寶艷,吳華香.ECFA實施對海峽兩岸農產品貿易成本的影響[J].臺灣農業探索,2017(3):16-21.

[3]謝國娥.基于合作博弈的兩岸農業合作條件及優化措施[J].國際經濟合作,2018(8):44-51.

[4]程同順,李遠卓.臺灣地區農業的優勢及兩岸農業合作的思路[J].嶺南師范學院學報,2018(1):105-111.

[責任編輯:高萌]

热带动物园登陆
江苏十一选五现场开 有好友房的棋牌游戏 香港马报免费资料2018 江西十一选5走势图一定牛 北京11选5 畅玩天津麻将下载 黑龙江22选5开奖结果今天 快3开奖l结果 今天江苏7位数开奖 广东36选7今天开奖号 马报免费资料彩图2017 广西福利*快乐双彩 排列5_带连线专业版 一天必赚十元的软件 极速飞艇官网开奖 乒乓球比赛比分直播